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容煙溫景初的小說免費 第9章_發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醫院外的街道上,司機看着人來人往,人多密集,車庫已經沒有空位,沒有找到地方停車。

只好對后座的溫景初道,「先生,恐怕要步行過去,我找不到地方停車。」

溫景初抬眸看向窗外,淡然道,「靠邊停車吧。」

今天又降溫,溫家老宅冬暖夏涼,車裡也有暖氣,他根本沒有感覺到冷,此刻站在街邊,溫景初直觀的感受到了微微的冷意。

他低眸看了眼腕錶,六點半,天色已然逐漸暗淡下來,醫院外的街邊,都是賣吃食的小店,大多是醫院病人家屬來買晚餐。

溫景初從西裝外套口袋裡拿出手機,打了語音電話。

醫院裏,口袋裡的手機嗡嗡的震動,容煙看了下。

溫景初給她打語音電話。

她拐到少人走動的地方,按下了接聽,餵了聲,便聽到溫景初低沉的聲音,「在忙嗎?」

容煙向來覺得溫景初的聲音很有質感,清冷溫沉,語調不急不緩,聽他說話是一種享受。

她老實回答,「不忙,準備去吃飯。」

容煙本來打算回辦公室脫下身上穿的白大褂就去飯堂吃飯,恰好這個時候接到溫景初的語音電話。

「方不方便出來下?我在醫院門口等你。」

容煙詫異,「啊?你現在就在門口了嗎?」

她聽到男人低聲的嗯了下。

聽到他的回應,容煙也顧不得問溫景初是因為何事,忙不迭的回,「好,我現在就下來。」

剛想掛斷電話,肩膀被輕輕的拍了拍,接電話時過於集中注意力,突如其來的被拍了下,容煙受到了些許驚嚇。

「被嚇到啦?不好意思,我本來是想逗你玩的。」

是趙暖。

急診科的醫生。

前兩天因一場車禍受傷的孕婦被送到醫院,容煙參與了急救,認識了趙暖。

她的名字跟母親容暖只相差了一個字,容煙覺得親切,而趙暖活潑愛笑,兩人一見如故,時常約着一起吃飯。

「沒有,有點驚到而已,沒什麼事。」

「在跟男朋友打電話?」

容煙直搖頭,「不是,可不要瞎說,是……是外賣的電話。」

站在冷風中的溫景初,在聽到容煙這句話後默默的將通話掛斷,垂下眼眸看了眼手裡提着的湯壺。

送外賣的……

而趙暖將信將疑,細細觀察了下容煙的神色,笑道,「你接個外賣電話怎麼神秘兮兮的?」

「你看錯了。」,容煙脫下身上的白大褂遞給趙暖,「你幫我拿到辦公室,我在外面吃,回來幫你打包晚飯。」

人跑了,趙暖只得衝著容煙的背影喊,「容煙,我要醫院門口那家瓦罐湯飯。」

趙暖覺得奇怪,小聲的嘟囔道,「不是說接了外賣電話嗎?怎麼還在外面吃?」

容煙小跑出去,脫下白大褂,她只穿着一件淺色的絨毛衣,不是很厚,出了醫院,直面冷風,微微的縮了縮肩。

她一眼就看到了溫景初的身影。

男神修長的身影佇立在街邊,淡黃色的燈光落在他的肩上,他的周圍是步履匆匆的路人,街道嘈雜的聲音滾滾而來。

而他卻像獨立於繁雜外,長身玉立,清風霽月,再吵鬧的環境好像也與他無關。

她工作的醫院坐落在洛江市中心,並不偏僻,周圍設施齊全,故而人、車都往來密集。

容煙呆楞的望着不遠處的身影,如同過往的行人那般。

她確實是佩服溫景初的從容淡定。

男人過於搶眼,路過的人都看他幾眼,他卻根本不在乎,像棵玉松佇立在街邊路燈下。

身後電動車滴了一下,容煙回過神來,加快了步子走到溫景初身邊。

還在醫院時滿心疑惑他為什麼會來,此刻看到他手裡提着的湯壺,容煙明白過來。

但心中的疑惑卻一絲不少。

容煙輕聲喚他,從醫院小跑出來,呼吸不穩,「溫景初。」

聞聲,溫景初轉過頭來,他身材高大,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容煙穿着平底鞋,兩人的身高差使得容煙得仰着頭看他。

溫景初垂眸看她,冷俊的臉上稍稍緩和,隨之劍眉輕蹙,「怎麼穿這麼少?」

眼見他要脫下西裝外套給她,容煙趕忙阻止,「我不冷,你穿的也不多。」

天氣一直沒有轉晴,霧氣也重,容煙細長的睫毛上像是卷着一層水霧。

溫景初看她鼻尖泛着絲紅,「去店裡。」

「去那家。」,容煙指着一家老店道。

趙暖說要瓦罐湯飯。

這家店人不少,溫景初原本打算找家稍微人少的店,隨了容煙的意思,帶她走去這家店。

她先跟老闆說要打包一份湯飯,隨後帶溫景初到二樓。

二樓環境比樓下好許多,沒有預想中的吵鬧,人也不多,只是樓下等候打包的人比較多。

兩人在角落面對面坐下。

容煙有點想笑,這裡桌椅明顯對於溫景初來說小了些,他估計三十年以來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小店來。

格格不入,鄰桌的幾個小姑娘都在偷偷的打量他。

容煙終是忍不住,輕輕笑了聲。

溫景初的視線直直落在她身上,只見她眉眼彎彎,臉上笑意盎然,幾縷細碎的青絲垂在耳旁。

她皮膚瓷白,一雙桃花眸水意朦朧,他轉移開視線,垂下眼睫遮掩深邃墨瞳,問她,「笑什麼?」

她搖頭,「在這裡會不會委屈了你?」

溫景初不解,反問,「為什麼這麼問?我也只是普通的人,何來委屈一說。」

他一本正經的答話。

容煙想了想也是,她老是覺得溫景初跟她不一樣,從心底里將他划到一邊。

是她想得狹隘了。

溫景初將湯壺打開,上面一層是飯,低下才裝着老鴿湯,放着勺子。

容煙問出心底疑問,「怎麼突然給我送湯?」

「爺爺讓我送來。」

她低低的哦了聲,原來是溫爺爺讓他送的,心裏的疑惑也消散了。

「要不要讓溫書澤過來喝湯?」

這湯也不少,香味濃郁的老鴿湯,光是聞聞味道就食慾大開。

溫景初將東西都推到容煙面前,聽了她的話,不假思索的拒絕,「不用,他不喜歡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