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肆意嘗淺 肆意嘗淺第2章 酒吧洗手間撿桃花在線免費閱讀_發婚小說
◈ 肆意嘗淺第1章 心情比臉更臭在線免費閱讀

肆意嘗淺第2章 酒吧洗手間撿桃花在線免費閱讀

原淺怎麼也想不到時隔一星期能在家裡碰見自己那渣出天際,「賊」出名分的前男友。

「姐,你不是說你跟他已經分手了嗎?這傢伙怎麼還……找咱家來了……」原以騫在後邊扯了扯原淺的衣角,在她耳邊小聲嘀咕着。

「我哪知道這廝來幹什麼的!」原淺朝身後的弟弟暗吼,臉色不說比大醬黑吧,但也差不多了。

她是真沒想到孫宇飛能找到她家來,還是在他們分手這麼長時間之後,她壓根就沒跟他說過她家在哪裡,如今都分手了,這傢伙又突然找來,實在是摸不透他究竟要幹什麼,莫不是來挑事端的么……

江雪容和原君明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單人沙發上,自稱是自家女兒男朋友的男人。只見孫宇飛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一本房產證和六沓紅色毛爺爺,一字排開放在茶几上。

「叔叔,阿姨。」孫宇飛開口。

「啊,啊?小夥子你說。」江雪容從失神中反應過來,回應他道。

還沒等孫宇飛再次開口,只聽樓上怒氣沖沖的聲音傳來「我和你沒什麼可說的了,姓孫的,從哪來滾哪去,別在這礙我家人的眼還髒了我家地方!」

孫宇飛抬頭,正對上了一雙滿是嫌惡和怒氣的雙眸,他心中一顫。

「淺淺,淺淺你在家呀!」

原淺風也似的從樓梯上沖了下來。

「哎?哎姐,姐你別衝動——」跟着從樓上跑下來的是想攔住原淺卻沒攔住的原以騫。

看到原淺朝這邊來,孫宇飛站起身喚道「淺淺,我來……」

「啪——」一聲脆響傳來,孫宇飛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地疼,他抬眼看向原淺正欲發作,看看周圍,又硬生生把衝動壓了下去。

江雪容怎麼也沒想到女兒如此衝動,疾步走到女兒身旁,看似嚴肅地訓斥道:「原淺,你怎麼如此不知分寸!來者是客!」

「阿姨,沒關係的,我知道這幾天淺淺還一直在生我的氣,一直怪我,我們兩個之間有誤會,她這樣我能理解,您不要怪她了。」孫宇飛這樣說著,臉上寫滿了無辜和委屈。

「我這次來就是來求得淺淺原諒的,另外就是想向叔叔阿姨表明我的態度,我們兩個談了這麼久了有些事情也該提上日程了。」孫宇飛假裝一臉誠意地說明來意,隨之與原淺對視,不經意間眼中流露出算計與得意。

饒是原家夫婦沒有看到孫宇飛眼中流露出來的神情,聽到這裡,大概也知道這小子是來做什麼的了,原本訓斥女兒的江雪容露出吃驚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如常,表現的沒有一絲波瀾。

原君明剛要發怒,不經意看了一眼臉色極為難看的女兒和站在旁邊的妻子,就看到江雪容朝自己使了個眼色,心下瞭然。

「咳咳,小……小孫是吧,我大概是懂你的來意了,但是你不明說,小女也沒有知會,我認為你應該先和她商量清楚再與我和她媽媽提起這件事情才對。」原君明強裝慈祥地說道。

「叔叔,婚姻自古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我先徵求您和阿姨的意見,只要您二老同意了,我和淺淺的事情不就順理成章了嗎。」

原淺正要發作,就感覺一雙手緊緊拽着她的胳膊不讓她動彈,她轉頭與身邊的母親對視,就見母親朝她搖了搖頭,只得作罷。

「喲,合著這就想舔着臉來提親嗎?」原以騫自原淺和江雪容身後大步走來,坐到孫宇飛原本落座的單人沙發上,雙臂交叉並翹起二郎腿。

「你怎麼敢的啊?」原以騫一臉的不屑。

原君明睨了兒子一眼,隨之耳邊又傳來孫宇飛的聲音。

「我可是帶足了誠意來的」,說話間孫宇飛拿起茶几上的銀行卡和房產證遞給原君明「這是我這幾年的存款和我的房產證。」孫宇飛滿臉笑意。

「我工作時間不算很長,存款大概有個五六萬,房子是貸款買的,不是很大九十多平,但住起來也足夠了,等我和淺淺結了婚,我們倆一起努力,她工作待遇好又有家屬優厚,我在公司的職位和薪資待遇雖然不高但結婚以後肯定少不了提拔的。」

「我覺得這種事情開門見山地擺在明面說更好些,若是您和阿姨同意,我即刻就把父母接過來商量我倆的婚事,之前是我不好惹淺淺生氣害的她放狠話說要和我分手,經過這次小波折之後我又一次認清了自己的內心。」

「叔叔我是真心喜歡淺淺的,也是真心想要和她結婚,不管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不管她的家庭如何。」

聽了孫宇飛這一段又一段慷慨激昂的肺腑之言,原家一家四口的臉由紅轉綠再轉黑,變得越來越……難以形容,可以說是,極其難看。

原君明:覬覦我女兒和我家條件覬覦地這麼理直氣壯?這廝的臉呢?就不該讓他進這個門!

江雪容:越聽越氣,小夥子看着年紀不大,精於算計可真是了不得,連談戀愛結婚都有明確的目的性,可惜用錯了地方用錯了人啊。

原淺:……他可真敢!

此時,原淺的心情比全家的臉加起來還臭。

被噁心到了……

呸,算盤珠子崩了原家一客廳。

原以騫是第一個聽不下去的,呵,你慷慨激昂的說這麼多,合著在這算計我姐和我們原家呢。

彎腰,抽出,起身,一氣呵成,誰也沒有注意到原子騫右手上多了一根棒球棍。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原以騫掄起棒球棍朝着孫宇飛的小腿就是一下。

「你小子!不覺得你的話有問題?」

「啊——」

「噁心到我了知不知道!」

「啊嗚——」

「算盤珠子蹦我臉上了知不知道!」

「嗷——」

「就你這跳樑小丑?給我姐提鞋都不配!」

「哎喲——疼疼疼疼,饒命兄弟饒命!」

「誰是你兄弟?我媽可沒給我生哥哥,別亂攀親戚!」

「嗷呦呦呦——」

原以騫下手快准狠,明明孫宇飛疼痛難忍,卻看起來毫髮無損,不像受傷。

孫宇飛渾身狼狽地在原家客廳里瘋狂逃竄着,全無半點形象可言被;最後竟被原以騫直接逼到了大門口。

看到弟弟這一頓操作猛如虎,原淺心裏痛快極了,還沒高興完,就見原以騫折回沙發邊上,拾起孫宇飛放在茶几上的東西,三步並作兩步地往門口走去。

將東西狠狠砸向正揉着屁股的孫宇飛的臉上後,原子以騫發話:「拿着你的破爛兒滾出我家,別讓我再看見你,哦不對,別讓我們家的任何一個人再看見你!」

說話間原以騫掄起棒球棍又要發力,孫宇飛見狀,眼疾手快地撿起散落一地的東西和包,落荒而逃。

在他轉身的一瞬間,原以騫飛快地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

孫宇飛猝不及防,一個踉蹌,狼狽地摔出原家大門。

「砰——」一聲巨響,原家大門被狠狠地關上,孫宇飛也被無情地關在門外,門內則傳來原以騫的聲音:「再纏着我姐,你的下場,只會比這更慘!」

孫宇飛回頭,惡狠狠地沖原家大門口吐了一口唾沫,用力跺着腳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