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寵捉鬼小皇妃 第2章 家徒四壁_發婚小說
◈ 第1章 周不易

第2章 家徒四壁

大國興大啟二十三年

燕北甘州芮城縣大山溝里的興旺村。

六月的天陰沉沉的,村西山腳下周世友家,現在院子里很熱鬧,到處都掛着白布,院子中間停着一副薄棺,一個留着小鬍子清瘦的中年男人帶着一個瘦小的男孩子在棺材錢燒紙,兩個人哭的傷心欲絕。

院里還有不少幫忙的,吹吹打打的。

村長劉行過來,燒了些紙,嘆口氣拍了拍哭的傷心的周世友「世友啊,節哀,我看這天氣不好,還是儘快給不易下葬吧,否則雨一下再下葬就難了了」

周世友「唉,知道了,勞三叔費心了」

劉行擺擺手走了。

周世友抬頭看了看天,越來越陰沉了,他站起身想對抬棺的人說準備起靈。

突然天空中悶雷滾滾,咔嚓一聲巨響,一道閃電劈了下來,正好劈在了棺材上,院子里的人都嚇了一跳。

周世友趕緊過去看看棺材,還好沒有被劈壞,他招呼人「趕緊的,大家受累蓋棺起靈,下雨就不好了」

周不易覺得自己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陣的吹吹打打吵鬧聲吵醒。

她煩躁的想罵人,她剛抓了一晚上鬼就不能讓她清清靜靜的睡個覺,這是誰家出死人了,

她不高興的喊了一聲「閉嘴,別打擾我睡覺」

周圍的人一下都安靜了,準備蓋棺的人驚恐的看着棺材裏躺着的的周不易,有人嚇得問周世友「周半仙你閨女是不是說話了」

周世友也聽到了,其他人也嚇得點頭「我們也聽見了」

周世友臉色一變以為周不易要屍變,他趕緊招呼大家「快,蓋棺」

大家也嚇得不輕,手忙腳亂的準備蓋棺,周圍的聲音又吵嚷了起來周不易氣的直接從棺材裏站了起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她這麼一站起來,先前那些驚恐的人立馬反應過來大喊着往出跑「詐屍啦,詐屍啦」

周不易皺着眉跳出棺材,姐姐我還沒死呢,炸個屁屍。然後她就注意到了周圍環境的不同,周圍都是土坯房,土院子,跑出去的人都是穿着粗布麻衣,一副古人打扮。

她低頭看看自己穿着一身紅色的壽衣,她伸出手看到的就是一雙跟雞爪子一樣黑瘦乾枯有繭子的手。

她反覆看了看「什麼情況,我的小白嫩手呢?」

她又趕緊摸了摸臉,也是瘦的能摸到骨頭,而且摸到額頭,她「嘶」了一聲,挺疼,受傷了,她又回頭看看身後,一副棺材,她剛才是從棺材裏出來的,「誰這麼缺德把我放棺材裏了」

周世友和那個小孩周子易沒跑,都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她。

周世友想要施法「不易啊,爹知道你枉死不甘心,可是那是意外,你就安心的走吧去投胎吧,下輩子投個好人家」

周不易呵呵兩聲冷笑「我出意外?我還沒死呢,投什麼胎」

周世友顫抖的說「怎麼會沒死,你從山崖上那麼高的地方滾下來早就沒了氣了,身子都硬了」

周不易沒好氣的用腳碰碰這個男人「你摸摸看我有沒有氣,身子硬不硬」

周世友被她碰的一哆嗦,然後感覺到她沒有惡意,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摸了摸周不易的胳膊,軟的,溫熱的。

然後他低頭看向周不易的臉,氣色紅潤,哪有灰敗之色,周世友激動的起來,摸了摸她的臉,然後抱着她就痛哭「不易啊,你沒死啊,真是嚇死爹啦,太好了,你沒死就好,一定是我念經菩薩聽到了,把你還回來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她天煞孤星的命,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爹。

她推開哭的眼淚鼻涕直流的男子,冷着臉問「你是誰?」

周世友哭的正傷心,別她這麼一問,打了一個嗝,冒了一個鼻涕泡難以置信的看着她「嗝,不易,你不認識爹了?」

周不易嫌棄的後退一步「你是我爹?」

周世友用袖子抹了一把鼻涕眼淚,點頭「是啊,我是你爹如假包換,你怎麼了?是不是摔壞了腦子」

這時周不易看看周圍的環境,這是一個土院子,周圍矮矮的土牆,院里掛滿了白幡,棺材停在院子正**,北邊有三間土房,破敗不堪,右邊有一個棚子,裏面有一個灶台。

周圍的一切提醒着周不易這不是她的豪華別墅,她一拍腦袋,日了狗了,這是什麼地方,她不會是穿越了吧!

周世友看她拍腦袋,趕緊拉住她的手「別拍,別怕,你肯定是摔壞腦子了,再拍更傻了」

周不易看着眼前自稱她爹的人,長的清瘦,留着山羊鬍,小眼睛,眼裡透着精明,頭上梳着一個道髻,插着一個桃木簪子,身上穿着寬大的道袍,都打着補丁呢。

現在正上下打量她,這怎麼感覺她跟自己那個溫順膽小的大女兒不一樣啊,周身的氣質冷淡從容,眼神里透着藐視一切的寒冷。

這時一個小手拉了拉周不易的衣服,怯生生的問「姐姐,你真的沒有死嗎?」

周不易低頭一看,一個大頭娃娃正淚汪汪的看着她,周不易嘴角抽了抽,這不僅有爹,還有一個弟弟?

周不易對孩子還是多了些耐心得,她扯了扯嘴角「沒死」

只見大頭娃娃抱着她的大腿就哭「嗚嗚,太好了,姐姐沒死,我好害怕啊,害怕姐姐跟娘一樣丟下我不管,嗚嗚……」

大頭娃娃哭的傷心欲絕,周不易,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把他從腿上扯下來「不許哭」

她的聲音有些嚴肅,嚇了孩子一跳,然後大頭娃娃就一下子停了哭聲,只是不停的流眼淚,可能嚇到了,開始不停的打嗝。

周不易有些無語,這父子倆什麼毛病,怎麼一哭就打嗝。

小傢伙淚眼婆娑的忍着的樣子實在是可憐,周不易微微嘆了口氣,蹲下身子,語氣溫和了些說「別哭了,我這不是沒死嗎?」

小傢伙也是用袖子一抹鼻涕眼淚,重重的點頭,「嗯,不哭,嗝,姐姐沒死,嗝,不哭」

周不易再一次無語,這是親父子沒錯了。

這時周不易注意到門外,矮牆外有不少人探頭探腦的,看她看過去,馬上嚇得把頭縮了回去。

周不易無語,對那個便宜爹,努了下嘴「去解決一下」

周世友回頭看到外面的人,趕緊高興的招呼着「進來,進來,我閨女沒有死」

有人小心翼翼的探出了頭「周半仙,你閨女真沒死?」

「沒死沒死,這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然後門後面,牆後面就探出了許多的頭,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院子里,周不易沖他們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

殊不知她穿着一身壽衣,臉上被塗著胭脂,紅臉蛋紅嘴唇,這樣皮笑肉不笑的一挒嘴巴更嚇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一下子冒出頭的人又都嚇得縮了回去,娘哎,太嚇人了。

周世友回頭看到她那個鬼樣子,嫌棄的攆她「快回去換身衣服,洗把臉,像什麼樣子」

周不易低頭打量了一下身上大紅色綉着花紋的壽衣,確實挺詭異,她回頭看了看三間正房,大頭娃娃貼心的拉着她的手「姐姐,我帶你去換衣服」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