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寵捉鬼小皇妃 第3章 惡鬼纏身_發婚小說
◈ 第2章 家徒四壁

第3章 惡鬼纏身

站在了屋子裡看着打開的衣櫃,周不易有些無語,衣櫃是一個對開門,裏面有兩個隔板把衣櫃分開三層,中間一層整齊的疊着三套衣服,可是都不用打開,就看到了上面落着的補丁,顏色也是灰撲撲的,洗的都有些發白。

周不易打量了一下這間屋子,牆是土牆,土黃色的,上面還能看見泥土裡摻着的稻草,靠東牆邊有一張床,就是最普通的木板床,上面有鋪着薄薄的鋪子,上面也打着補丁,疊起來的被子也是補丁。

周不易走過去搖了一下床,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這動靜估計晚上睡覺稍微動一下就得嘎吱響,她掀開褥子看,然後就瞪大了眼睛,底下竟然鋪的是稻草,這玩意能睡人?

摸了摸被子,板硬,估計蓋在身上都剌人。

屋子裡窗戶不大,還糊着紙,光線不能完全透進來,屋裡顯得很暗。

周不易都無力吐槽了,富有限制了她的想像力,她不知道竟然還能窮成這樣,這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啊,她的內心很絕望,為什麼這麼對她,她就是熬了兩天兩夜跟一波惡鬼鬥法累了,怎麼睡了一覺醒來就來到這個地方,這個待遇啊,那她的大別墅,敞篷跑車,小哥哥怎麼辦?她再也沒有機會浪了嗎?

周子易看她四處打量,然後無語望天,小心翼翼的問「姐姐,你不換衣服的嗎?」

人都活了,再穿着壽衣不好吧。

周不易又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壽衣,這衣服倒是鮮亮沒有補丁,但是看着詭異,總不能一直穿着。

她彎腰問「你叫什麼名字」

周子易撇嘴想哭「姐姐不記得我了?」

周不易點頭,指了指自己的頭「這裡摔到了,記不得了」

周子易不疑有他,畢竟安妮那麼高的山崖上摔下來,只是摔壞了腦子就很不錯了。

所以大頭娃娃眨着清澈的眼睛很認真的說「我叫子易,周子易」

周不易「我呢?」

「周不易」

周不易意外,跟自己同名啊

「你多大了?」

「我七歲」

「我多大了」

「十四歲」

「我是怎麼從山崖上摔下去的?」

周子易咬了咬嘴唇,一臉羞愧的說「都怨我,我說想吃肉了,家裡沒錢,姐姐上山給我抓兔子吃,結果踩空了從山崖上摔下去了」

周不易盯着周子易打量了一下,這個孩子比普通七歲同齡孩子要低,乾瘦乾瘦的,顯得他的腦袋特別大,大腦袋又沒有多少肉,顯得他的眼睛也很大,這是明顯的營養不良。

周子易見她看自己,怯怯的說「姐姐,以後我再也不吃肉了,你別上山了,我害怕你出事」

說完這些話,他大大的眼睛已經吧嗒吧嗒的掉下了眼淚。

周不易不善於跟小孩子打交道,她更擅長跟鬼打交道,看到周子易哭了她有點麻爪,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板著臉凶他「不許哭了」

周子易嚇一跳,憋着眼睛通紅就是不敢哭了。

周不易看他那委屈的樣子,有點心虛,只好扭身去換衣服,衣櫃里的衣服再破也比壽衣好。

她拿出衣服,看到周子易還小心翼翼的站在那裡,然後好笑的問「小子,你是要看着我換衣服嗎?」

周子易雖然才七歲,也懂得男女大防了,周不易這麼一說,他的臉一下就紅透了「我……我出去」說完就跑了。

周不易換好衣服,不舒服的扭了扭,衣服都是最次的粗麻,跟麻繩似的,穿在身上剌人的不行,周不易從小錦衣玉食的,哪受過這罪,可是沒辦法初來乍到的,只能適應。

她翻了翻找出一個小銅鏡,看到鏡子里的妝容,頭上有塊傷,已經血幹了,紅臉蛋,紅嘴唇,十分詭異,她嘴角抽了抽,還真是跟她抓得鬼一樣啊。

屋裡沒有水,她出了屋看到周子易蹲在門口,看見她出來噌一下站了起來。

周不易也不跟他客氣「我想洗臉」

周子易扭頭噠噠噠的跑了,沒一會兒抱着一個木盆過來。

周不易就在屋檐下洗了臉,等她洗完臉的時候才發現門口聚集了許多人在往裡打探,而她的那個便宜爹還在吹牛。

「哎呦,跟你們說,真的是我跟菩薩潛心禱告才把不易救回來的」

周不易都聽不下去了,要是求菩薩能救得了她才怪。

她走過去,大家見她過來還都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周世友感覺到後面有人回頭一看是她,趕緊把她拉過去讓鄉親們瞧「你們看看,這的確是我家那丫頭沒錯,好好活着呢」

大家打量她一眼,雖然她看起來臉色不是很好,但是還是有血色的,而且有影子,這大家才相信「這還真活了呀」

周世友得意的說「我都說我有本事了吧」

有人不信「不易啊,真是你爹把你叫醒的?」

周不易心想是把她吵醒的,她看了看周父,見她正一臉期盼的看着她,就點了點頭「嗯,我正要過奈何橋的時候就聽到了我爹的呼喚,然後就感覺到一股吸力一陣暈眩就回來了」,她之所以陪周世友撒這個慌,是因為她沒有原主的記憶,她得找個借口把這事糊弄過去不讓他們懷疑

鄉親們聽她這麼一說,就是一陣驚呼「你見到了奈何橋?」

周不易一臉認真的點頭「嗯,不過我喝了孟婆湯,以前的事不記得了」

這借口好,她一點原主的記憶都沒有,真怕以後懷疑她,現在說喝了孟婆湯應該不會有人覺得她不記得以前的事奇怪了。

人群中又是一片嘩然「還真有孟婆湯啊」

然後有人不信邪的問「不易啊,你瞧瞧我是誰啊」

周不易一臉迷茫的搖頭,所有人看她的樣子不像是裝的,才信了她的話「還真是不記得了」

「那可不不記得了,孟婆湯多厲害啊,喝了就記不得前塵往事了」

大家又開始議論,而一旁的周世友已經愣住了,他就是胡說讓閨女打個配合,這怎麼奈何橋孟婆湯都出來了,可是看閨女的樣子一臉懵,不像是裝的,難道這是真的?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