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寵捉鬼小皇妃 第5章 鬼娃娃_發婚小說
◈ 第4章 開了天眼

第5章 鬼娃娃

周世友駭然「你胡說什麼」

周不易板著臉十分嚴肅,「我從不胡說,這也是看在他借錢給我買了棺材的份上才說的,否則不給卦金我不是不會往出說的。」

周世友打量周不易不像是胡說,又壓低聲音問「這世上真的有鬼?」

周不易「你不信穿道袍?」

周世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我平時也就是出去給人算個卦看個風水,但是水平有限,也就是混口飯吃,哪能有看見鬼這種本事呢」

周不易「周易,卦象,玄學,是門學問,怎麼能胡說呢,你那樣會害人的」

周世友趕緊擺手「我沒有害人,我都是撿好聽的說」然後他又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時靈時不靈的,掙不了幾個錢」

周不易這才知道他是真的就是懂得點皮毛,面相這些,純屬說好話忽悠人啊。

「那你是怎麼知道這些東西的」

周世友「咱倆祖輩就是干這個的,就是干這個的都行克,你爺爺八歲他就死了,留了些書,因為他先前教了我幾個字我就連蒙帶猜的學了些」

合著跟她一樣都是家族世代相傳啊。

周世友「你爺爺死了,沒多久你奶奶也死了,我沒地吃飯,就出去四處討飯,後來遇到了貴人收留才勉強活下來,娶妻生子」

然後他好奇的打量周不易「你真的什麼想不起來了?這些你以前都知道的」

周不易搖頭。

周世友進屋拿出一個盒子打開裏面都是發黃的書,周不易拿了幾本看都是周易,梅花易數之類的,書都是好書,就是沒個正經人教所以周世友水平有限。

周不易「我這鬼門關走了一趟,有了這個本事以後你出去算命帶上我,能多掙些」

周世友急了「那怎麼行,干這個的都是下九流名聲不好,要是讓別人知道你干這個你嫁不嫁人了」

周不易心裏暖暖的,這是一個愛孩子的父親,她軟了口氣說「我就是在下邊幫幫忙,出去打扮成男孩子樣,沒事的,怎麼著也得掙錢啊,你看我弟弟瘦的就剩大腦袋了,那是營養不良,房子也快塌了,就靠你騙來那點,真養不活我們啊」

周世友沉默了,他也不想這麼窮啊,可是他們本來就是外來戶,沒有土地,而且他自小爹娘早逝,也沒留下個家產,他勉強取了媳婦生了孩子已經是很難的,再多一些的錢他也沒能力掙上來了。

他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腦袋「都怪爹沒本事」

周不易「沒事的,都是一家人,我們一起努力」

周世友被她這幾句話說的眼淚汪汪的。

暫時答應她帶着她出去掙錢,不過也叮囑她「你開了天眼這事不要往外說,說了真就沒人敢娶你了」

「知道了」

周世友去村裡借了個驢車,拉上棺材和她的壽衣去退錢,沒讓周不易跟着。

快天黑的時候才回來,進了家周世友高興的說「棺材鋪的老闆聽了你的事覺得神奇,痛快的就把錢給退了,我去給村長送去」

周不易「我也去吧,天快黑了,別讓不幹凈的東西衝撞了你」

周世友聽得一哆嗦「行,你也去」

周子易聽得害怕也要跟着,一家三口就都去了。

村長他家在村中間,是少有的幾座磚瓦房之一。

周不易打聽「爹,他家咋就這麼有錢」

周世友「他家祖上是做官的,留了些產業,可惜後來家裡犯了事躲在這山溝溝里,一輩不如一輩,敗的差不多了,尤其是他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沒少敗家」

幾個人說話間到了劉行家,劉家人正在吃飯,看到他們進來,劉行起來問「世友啊,有事嗎?」

周世友「三叔,吃飯吶,沒啥事,就是那棺材用不着了,我去換了錢,把錢給您送來了」

劉行溫和的笑了笑「不着急,留着給孩子們買點糧吃」

劉婆子在一旁大聲咳嗽「什麼不着急,這年月誰家有閑錢啊」

她兒子趕緊說「就是,爹我跟你要錢,你說沒有,卻有錢接濟外人,他是你兒子啊」

劉行氣的臉一下紅了「胡說什麼」

周不易打量了一下那兩個人,劉婆子長的一臉尖酸刻薄樣,是個命里煞氣重的,這種人鬼見愁,輕易近不了身,兒子長的虎背熊腰的,也是個陽氣很重的,怪不得惡鬼上不了他們的身。

周世友趕緊把錢塞到了劉行手裡,他也怵這對母子啊。

劉行接過錢「還沒吃飯吧,留下來吃飯吧」

周世友看劉婆子那兇狠的眼神,嚇得咽了咽吐沫「不吃了,三叔,你出來下,我有事跟你說」

劉婆子一瞪眼「什麼事不能在這說」

劉行「沒事,說吧,有啥事需要三叔幫忙」

周世友看看周不易,見她輕輕點頭「就問了句,三叔最近身子是不是不爽利」

劉婆子一聽站起來就要打周世友「哎你個周半仙,我們好心借給你錢,你咒我家男人身體不好,你咋這麼缺德」

周世友趕緊抱頭就躲,劉行趕緊攔住劉婆子呵斥她「你這是幹什麼」

劉婆子瞪着眼睛「他咒你,你還攔着」

劉行嘆了口氣對周世友說「你為啥這麼問,我是最近感覺身子很重,總是沒精神,但是不是很嚴重」

周世友「你家徽娘是不是還沒過七七」

提起徽娘,劉婆子和她兒子都變了臉。

劉婆子張口就罵「你提那個喪門星幹嘛」

周世友神秘兮兮的瞅瞅周圍,壓低聲音說「她還沒走呢」

正好一陣風吹過來「砰」一下把門關上了,嚇了屋裡人一跳。

劉婆子白了臉「你…胡說什麼」

周世友一臉凝重「真的,他就在三叔身上」他指了指劉行身後。

這下連劉行都變了臉。

劉行兒子站起來凶神惡煞的說「在這胡咧咧什麼,想騙錢去別的地方騙去,再胡說我抽你」

然後把他們一家三口推出了門外。

回去的路上周世友氣餒的說「他們不信咋辦」

周不易「不咋辦,反正咱們提醒了就行了」

周世友「唉,可惜了,你三爺爺是個好人啊」

晚飯比中午少了黑面饅頭,窮人家一天也就吃一頓乾的。

晚上周不易躺在硬邦邦的床鋪上,久久不能入睡,她想念她的大軟床,大浴缸,這要是在現代現在這個點她肯定在外面浪呢,各種美食美酒小哥哥,生活多美好啊。

哎,睡吧,不能想,再想該餓了。

折騰了許久好不容易睡着,突然感覺到一陣陰風,她猛地睜開眼睛。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