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寵捉鬼小皇妃 第7章 鬼上身_發婚小說
◈ 第6章 撞鬼了

第7章 鬼上身

把他們救出來的人也嚇一跳,看着兩個人的慘樣,有人趕緊說「村長,這趕緊得送醫,頭撞破了可是大事」

劉行現在已經連嚇帶累的有些癱軟,他強撐着準備去套車。

他家鄰居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叫劉德福,跟他沾着親,看他這個樣子說「三爺,我去幫你套車,你趕緊去拿錢,我們陪你去」

劉行又回屋去拿錢,劉婆子一身的屎尿,劉行沒了力氣給她換衣服,在場又都是男子,所以就這麼被抬上了驢車,劉大牛被放在他旁邊,劉德福趕車,劉行坐在旁邊,剩下三個人跟在車後。

一行人慌慌張張的去鎮上找大夫。

他們走後血娃娃不滿的對藏在角落裡的周不易說「就這樣就算了嗎?」

周不易「你要求還挺高」

血娃娃露出猙獰的表情「他們害了兩條人命,這樣太便宜他們了,他們應該血債血償」

周不易「我也沒說就這麼放過他們,走跟上」

周不易偷偷跟在驢車後面,這個村子是在山腳下的,這周圍都是山,但不是鬱鬱蔥蔥的高山,山有點禿,也不是很高,就在山溝溝里,要去鎮上得走狹長的山道。

驢車在不太寬的路上跑着,路不太好走,走到一個拐彎處,周不易撿了一個石子,跑到半山腰,手腕用力,向驢車打去,打中了驢子的腿,驢子受驚,一下子跳了起來,劉德福和劉行沒防住,被甩下了驢車,然後驢腳一落地就奔了出去。

劉行本來歲數大,折騰一晚上就沒了精力,這麼一摔直接摔暈過去了。

劉德福倒是沒摔暈,但是也摔夠嗆,呲牙咧嘴的爬起來「唉,快追,快追呀」

後面跟着的三個男人趕緊跑着去追驢車。

天黑,路又不好走,怎麼追也追不上受了驚的驢車。

而周不易在驢子受驚的同時就向前飛奔出去了,她常年夜間活動,夜視能力很好,她在半山腰追着驢車跑,看着劉婆子和劉大牛都被顛下了車,生死不知。

然後她跑下山與驢車並排跑,拽住驢的韁繩一個起跳就跳到了驢背上,驢子本來就受驚了,感覺到背上有人,就不斷的跳躍尥蹶子,想把她甩下去。

周不易一手拉住韁繩,一手飛快的結了一個手印,把手蓋在驢子的眼睛上,然後低呵道「安靜」

驢子感覺到一股壓制,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由於慣性小跑了一段,停了下來。

周不易見它被制服了,也沒有耽擱,翻身下來,又爬到半山腰往回走。

這個時候來追驢車的人,看到了被甩在路邊的劉婆子和劉大牛,現在他們的身上的傷口更多了,衣服也被地上的石頭劃破了,劉大牛的頭本來經過簡單的包紮不再流血,現在又娟娟的流着血。

三個人嚇了一跳,這大晚上的驢車還驚了,離鎮上還遠,他們也不敢再去縣城了,只能把驢車拉回來,把劉行一家三口都擠在驢車上,小心翼翼的往回拉。

折騰了這麼一晚上,回去的時候天都要亮了,周不易精神開始萎靡,她打了個哈欠對血娃娃說「我要回去睡覺了」

血娃娃惡狠狠的說「你就這麼不管了?」

周不易「那你還想怎麼樣,他們受的傷,後半輩子都活不好了」

血娃娃憤怒的尖叫「不夠不夠,我要他們死,他們害死了我娘和我」

周不易「我說了我不殺人,你身上背了人命的話也會變成厲鬼,到時候我會收了你」

看到血娃娃那個哀凄凄的樣子,周不易嘆口氣語氣溫和了些說「你還沒生出來,不知道人世間生活的艱辛險惡,他們已經廢了,後半輩子等着他們的就是無盡的苦難,留着他們活着受罪贖罪不好嗎?死了反而便宜他們了」

血娃娃好像被說服了,停止了哭泣,他扭頭看看現在劉行一家三口都受傷了,身上沒了陽氣和煞氣,他想附着在誰身上都可以,他飄了過去趴在了劉大牛的身上,劉大牛原本還慘白的臉上帶着一絲氣死。

周不易也沒有阻攔他,讓他撒撒氣也好。

回到周家她輕手輕腳的進了屋倒頭就睡。

而劉德福幾個人把他們三個人送回家以後也不敢走生怕出了人命。

天亮了以後,劉行家門口就聚了很多人,都在說他家這是怎麼了怎麼都出事了。

不敢再把他們往鎮上送,劉德福就找了個腿腳快的去鎮上請大夫。

周世友起來以後,看他女兒的房間還關着門,納悶,平時他女兒很是勤快,天不亮就起了,今天怎麼還沒起。

他過去拍拍門「不易啊,該起了」

周不易模糊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爹,我還有些頭疼,我再睡會兒」

周世友聽到後有些着急「怎麼還頭疼,是不是摔傷的還沒好」

周不易「應該是,我再多睡會就沒事了」

周世友「好好,你睡吧」

過了一會兒,周子易端着粥進了她的房間「姐姐吃點粥再睡吧」

周不易困的迷迷糊糊的,但是她也餓,她眼睛都沒睜,就趴在床上,伸手。

周子易愣了愣,就把粥碗放在了她的手裡。

周不易用嘴唇試了試溫度,溫度剛好,然後她就咕咚咕咚的把粥喝了,接着趴下睡覺。

周子易接過碗懂事的準備出去了然後想起什麼來的周不易睜開眼說「子易,你過來」

周子易又走回來。

周不易在他耳邊說「你去村長家看看,要是他家那人多,你就跟他們泄露一下消息,說他們之所以受傷是因為去世的兒媳和孫子沒走,變成鬼纏着他們呢,就說咱爹都算出來了」

周子易一個小孩子聽到鬼嚇得臉色慘白「姐……姐,你怎麼知道」

周不易看他嚇得那個樣子,摸摸他的頭說「我瞎說的,這不是想讓爹多掙點錢嗎?咱家太窮了」

周子易臉色好看點「姐姐,那這不是騙人嗎?」

周不易拍拍他的頭語重心長的說「騙人,也得分誰,像他們那種欺負孕婦,害的她一屍兩命的被騙活該,就得讓他們破點財」

周世友平時忙,周子易是周不易帶大的,所以他很聽姐姐的話,姐姐說他們活該,那就是活該,他點頭「好我知道了」說完就跑出去了。

周不易這下放心的又睡著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