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10章_發婚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清明,你是我的玩物,你怎麼敢!」

「唔。」

「李清明,你好大的膽子,你別以為我真的捨不得殺你!」

「嗯。」

「李清明,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我一定要將你千刀萬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啪!

「你再罵?」

「李清明!你……」

又是一番省略十萬字的正邪紛爭。

等李清明從久違的打坐狀態中睜眼的時候,房間內又只剩下一片幽香。

「我這真像是被富婆包養的男寵了,這功法,也算是紅包了。」

單是一次早修,是不可能真修復他那處處漏風的根基了,但也是有着絲絲縷縷的效果,聊勝於無。

兩次雙修,李清明也感知到了這妖女修行的功法似乎也到了某種至關重要的時候,不止情緒更加千變萬化,連體內的靈氣也是時常處在平靜跟暴動的邊沿。

怪不得是要一路將小傢伙送到自己身邊,怕也是擔心自己這個關頭照顧不好女兒。

——什麼魔道妖女,傲嬌瘋批罷了。

推開房門,李清明便見到小傢伙正在庭院中一板一眼地練着一套掌法,很是認真。

甚至見到他後,只是略微一停頓,便繼續揮舞着自己的小拳頭。

等一套打完,才蹦跳到他身邊,抱着他的大腿,「阿爹,肚肚餓餓。」

李清明止不住地心疼,給她擦去了額頭的汗水。

原先世界的小朋友,就因為早教班跟各種興趣班折磨地失去了童年了,升了小學就又開始學校跟培訓班兩頭跑,一腦袋扎進考試內卷大軍。

沒想到到了這修行界,卷得更誇張了!

修行的主要功法、拳法、腿法、劍法、刀法……除去這些個人修為方面的,還有對靈藥丹藥法寶的相應認知,裴知南統統都給小傢伙安排上了相應的課程。

小傢伙背着的行囊中,除了一些自己的小玩具,剩下的全都是各類功法秘技,以及一些天材地寶法寶……

從理智上來說,裴知南讓小傢伙在這個時候就開始修行,是沒有人能挑錯的。

修行爭得就是個時間。

而且她所布置的功課其實也是恰恰好,既不會拔苗助長,也能最大程度激發小傢伙的潛力。

可李清明這當老父親,實在忍不住心疼。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又怎麼受得了。

「阿爹,阿娘剛剛是不是在房間里罵你了?」在李清明關心小傢伙的時候,小傢伙也在關心着他。

「嘿,怎麼可能!」李清明端起了架子,當爹的自然要有當爹的霸氣,「我剛剛在屋子裡狠狠教訓了一通你阿娘,她都不敢還嘴!」

「真噠!」

裴逐鹿一下就睜大了眼睛,好不崇拜。

小傢伙哪知道,裴知南不止還嘴,還回嘴了。

一大一小走出住宅,融入來來往往的凡人與修士交雜人流。

在這個世界,不管是國與國,還是門派與門派之間的爭鬥從來沒停止過,但凡人與修行者之間相處的還算融洽。

特別是在這些大門大派領地中的城池,一些外城人是擠破了腦袋都想有份居住證,就算是天天睡大街也無所謂。

就和那些總覺得外國的月亮圓些的人相似。

「阿爹,我想吃那個紅紅,一串一串的!」

「好,那個叫糖葫蘆。」

「糖,糖符露?」裴逐鹿歪着腦袋,好奇地問:「是糖做的符籙嗎?」

李清明啞然失笑地說:「葫,葫蘆的葫蘆,糖葫蘆。」

「符,符籙的符,糖符籙!」小傢伙頭如搗蒜,有樣學樣,轉而又眼巴巴地看着那一串串的糖葫蘆,口水都已經流到嘴邊了,「看着就好好吃!」

她小心翼翼地拿着一大串糖葫蘆,自己沒先嘗,而是遞到李清明嘴邊。

「你吃就好了。」李清明不愛吃甜。

裴逐鹿直接將腦袋搖成了撥浪鼓,「不行的,好吃的一定要給阿爹先嘗過才行噠。」

年紀越小的孩子,不懂的會更多,可在一些方面卻會比成年人還要堅定。

李清明無奈,只能咬了一顆下來。

「好吃嗎,阿爹?」

「好吃。」

小傢伙這才歡天喜地地舔起糖葫蘆來,舔一下,眯一下眼。

愈發覺得自己這次離家出走實在是太機智了!

一路上買了不少人間的小零嘴小玩物,李清明才抱着小傢伙走進自己名下的一間酒樓。

正午還未到,酒樓中便已是滿堂客人。

「東家,可是來店裡吃飯。」

認得李清明的掌柜放下手頭的事,急忙忙迎了上來。

「在大堂勻個空桌就行了,你管自己忙,」李清明不太喜歡折騰也討厭吵吵嚷嚷的地方,但這小傢伙顯然是喜歡熱鬧的,大堂正合適。

「阿爹阿爹,這裡就是你說的自己家酒樓嘛?」裴逐鹿壓着聲音,像是在說什麼天大的了不得的秘密。

李清明搖頭,笑道:「這是咱們的酒樓,是我的,也是你的。」

「啊……」

小傢伙張大了嘴,圓得跟她那雙水潤眼眸似的,一時有些轉不過腦袋來,隨後便又是有些扭捏地手指轉圈圈,「阿爹的就是阿爹的,哪,哪能是我的……」

「阿爹的,就是你的。」

「真,真噠?」裴逐鹿還是不太敢相信,又問了一遍。

等李清明再頷首,她才是顯露出了內心的高興,猶豫着問:「那,那我能吃,吃兩個烤靈豬蹄嗎?」

自從昨天嘗過烤靈豬蹄的味道後,裴逐鹿是真的愛上了。

「吃,不夠再點就是。」

「那我要吃三個!」裴逐鹿的眼睛直接亮了。

「你愛吃幾個就吃幾個。」

「可,可是……」剛剛還高興地不得了小傢伙,忽然就又愁眉苦臉起來,「我這麼能吃,阿爹會不會被我吃窮啊,要是阿爹不要了我咋辦吶!」

李清明實在是要被這小傢伙可愛死了,忍不住刮著她的鼻子,「阿爹不怕你吃窮我,就怕你吃不飽。」

小傢伙扭了扭腰,還是覺得自己總有一天要吃窮了家底了,小腦瓜子拚命轉着,想要想個辦法好好補償自家阿爹。

叮!

有了!

小傢伙湊到李清明耳邊,用手捂着說:

「阿爹,阿娘那麼壞,我到時候給你找個新婆娘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