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李清明是抱着必死之志的。

他會落入這妖女之手,背後沒有推手他是不信的,一切都發生得太過巧合。

正道又如何,修行修得可不是品行,出身卑微的他站得太高,也太過耀眼。

在此處秘境中受了這麼大的傷,根基近乎破損,就算在這妖女手中活了下來,回到九洲宮也會墜落深淵。

站的太高,跌落山崖往往也會摔得更慘。

與其苟延殘喘,倒不如死在裴知南手上,死前還能玷污一回她,在她身體里狠狠留下自己的印記。

不虧!

余留幾分清明的李清明在彈盡糧絕後累昏過去前,依舊是抱着如此的想法。

可……

等他再睜眼的時候,洞穴還是那個洞穴,地面光亮搖曳的篝火還是那團篝火,唯一不同的是沒了妖女裴知南的身影,只餘下她那似乎是天生自帶的淡淡清香。

三天!

整整三天!

他真是,一滴都沒剩了。

那個素來心狠手辣的裴知南竟放過了他。

「這妖女,怕是想看我修為盡失,回九洲宮任人奚落吧……」李清明心中免不了一陣苦澀,就算沒用上魚死網破的那道咒術,他也已經是廢人了。

……

……

時間一晃,便是兩年半。

「清明師兄,可願與我雙修?」

「……」

李清明看着眼前忽然出現在自己庭院中,渾身珠光寶器灼目的青衣仙子姜雲清,頭直接大了,「在下實非良配,望小姜師妹專註修行,另尋良人。」

「為何?」

「我未築基時,師兄讓我專註修行,我做到了。」

「我未結丹時,師兄還是讓我專註修行,我也去做了。」

「如今我都鑄就金丹了,師兄為何又拒我?」

李清明沉默,俊秀無雙的面龐快畫滿了黑線——得,半年沒見,這個修行把腦子修壞的貴女師妹更抽象了!

也更戀愛腦了!

從秘境回到九州宗後,他的處境與他猜想得並無多少差別。

登山的神,只會聽見山下無盡的讚美。

可下山時,誰見了都會丟來一句哂笑。

何況他還是直接跌落進山腳的泥潭呢?

除去他的寥寥幾位好友外,往日在他身邊的那些簇擁,見他猶見蛇蠍,唯恐避之不及。

暗中奚落,嘲笑,或者醞釀著報復的人,不知多少。

而為了李清明能夠重塑根基,他的師尊這兩年隻身在各大禁地秘境探索,數月才會寄來一封信報平安。

實在是心煩在宗門內不安生的日子,李清明直接在這九洲宮管轄範圍內的一座城池久居,做起了生意。

有着前世的閱歷,短短兩年半他便將生意做得愈發紅火。

既然還活着,那就好好地活。

沒法修行,那就換一種活法。

但並不是所有人能見他過得好,能一路爬到當代第一人的位置,李清明或是有意或是無意得罪的人,他自己都數不過來。

有他師尊的名頭在,他們那些人會也會自持身份,但想要給李清明添一些小麻煩再簡單不過了。

如眼前這位看着沒什麼腦子的貴女,就是這些年來最大的麻煩之一。

上古世家的姜姓女,九洲宮宗主之孫,正道的後起之秀,前途無量。

兩人自幼相識,在宗門內一齊修行長大,論是青梅竹馬也沒什麼大礙,可李清明真是將她當做妹妹。

他不是沒拒絕,甚至都說了各式各樣的傷人話語,可後者偏偏就是倔。

曾經的九洲宮當代第一人,劍仙種子,將來的正道魁首,第一美男……李清明身上實在有太多讓人心動的名號,縱使兩年多過去,也還有不少人惦記。

就好比讀書時期的女神流落風塵,是會有人惋惜,同樣有人心動。

李清明沒體驗過女神滋味,卻好巧不巧,成了別人憧憬的『女神』。

別說這位姜貴女了,先前還有宗門內年近八百的長老半夜進了他的屋子,若不是他師尊留下的本命仙劍,李清明或許還要多學一門富婆快樂球的手藝。

——成為李·老仙女絨布球·清明。

「姜師妹。」

「師兄喚我雲清便是。」

青衣仙子提醒道,涉世未深的她,雙目透着一股清澈愚蠢。

能上門開口就問要不要雙修,連魔門那些練歡喜功的妖女也不會這般做,李清明是真的懷疑她把智力全點在了天賦上了,十六七八的年紀,就已經是金丹大修士。

李清明幽幽嘆氣,「姜師妹正如你所言,師兄如今已是凡人商賈,仙凡有別。」

「師兄為何要這般自棄,」姜雲清眉頭輕皺,「我與旁人不同的,我愛慕的是師兄你這個人,我一定會待師兄萬般的好。」

「縱使師兄你如今修為盡失,已不再是九洲宮真傳,還是個地位卑賤的商賈,我姜雲清也絕不會嫌棄師兄你的。」

「……」

李清明只能沉默,他這位師妹,還是一如既往的……

——太懂如何安慰人了!

見李清明始終不語,姜雲清過了會才鬆開了眉頭,語氣帶着些釋懷,眉眼似乎都變得雀躍,她的五官極為靈動,彷彿天地將所有的鐘愛都給予了她。

「我又悟了!」

「師兄你是覺得我還不夠心誠,還想考驗我對吧!」

「師兄你放心,我姜雲清對師兄的真心,日月天地皆可鑒!」

李清明張口欲言,卻被姜雲清打斷。

「師兄莫要再說了,師妹都懂。」姜雲清一張小臉端的很是認真,和以往一樣,從儲物戒里往外掏。

「這是雪蓮玉蟾丸,師兄每日服用,能改善體魄,年延益壽……」

「這是寧神血玉,師兄你平時佩戴在身邊,有寧神活血的功效,主要還是能讓師兄睡得更香……」

「這是碎雲瓶,用來給師兄防身用的,尋常元嬰困都能將其困死……」

「這是……」

短短片刻,整個庭院都是寶氣氤氳。

看着姜雲清就跟個哆啦A夢似的,不斷從百寶袋裡掏出那些足夠讓外界散修眼紅到廝殺的寶物,李清明也是無可奈何。

不接受吧,他的這位姜師妹下次只會帶更多更好更高級別的丹藥法寶來。

接受吧,又顯得他是個渣男。

接受禮物≠我同意。

這不等式放到修真世界,依舊秒殺一切!

「好了,」姜雲清看着一下就變得擁堵的庭院,小臉上也多了一抹驕傲,「師兄,我要回去繼續努力修行了!下次再來看你。」

「好。」

李清明頷首,庭院中又是只剩下他與這一地的寶物靈丹,他的這位小姜師妹,向來直來直去。

他才將東西收起,外頭又響起了砰砰砰的叩門聲。

「小姑娘,你這是……」

李清明開了門,見到是個粉雕玉琢,綁着兩個哪吒頭的小女童,兩邊臉頰圓潤像白玉粉團,尚未徹底褪去嬰兒肥。

肩上掛着個行囊,雖然風塵僕僕的,但瞧着說不出的可愛。

給李清明一種很奇妙的親切,忍不住想要去抱抱她。

「你好。」小女童的聲音還帶着點奶聲奶氣,她昂着腦袋,用一雙渾圓靈動的大眼盯着李清明使勁打量。

「你也好。」李清明蹲了下身子,好讓這小女童講話不用再抬着頭,「你是迷路了吧。」

他只當這是哪家的小孩走丟了,想送她回家。

「不啊,我是來找我阿爹的。」小女童臉上的笑容充滿童真。

「找阿爹?你找了很久嗎?」

「嗯,都找了好久好久,都找了……」小女童點着頭,兩邊臉蛋也跟着蕩漾起來,說著她還伸出了肉嘟嘟的手指頭,一根根掰着數,「一,二,三,四,五……一,二……」

認真又嚴肅。

只是數來數去,始終還是只數到五,就又從一開始往複。

李清明看着不免也被可愛道,心想是哪個混球捨得讓女兒在外頭這樣吃苦的,心軟道:「走吧,我帶你回家。」

可小女童卻搖頭了,「我已經回家了呀。」

「不找你阿爹了?」

「我已經找到了呀。」小女童面上露出甜甜的笑,兩顆酒窩甚是可愛。

李清明愣了下,才想再開口,接着脖子已經被眼前的小女童摟了住。

耳邊是小女童由衷的喜悅聲:

「阿爹,阿爹,」

「我終於找到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