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4章_發婚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是的,我們有一個孩子。

不是吧?

靠!我不會真讓妖女生了個孩子吧?

在從這個小女童口裡聽見『阿爹』這兩個字,李清明直接就是一哆嗦,有些站不穩。

他不由想起跟裴知南的最後一波交鋒。

按理說,秘咒效果的是持續不到第三天的。

可在第三天,裴知南卻是更加地癲狂,在他背後留下了一道一道,血淋淋的抓痕,脖子上更全是牙齒印。

他也掀開了裴知南臉上的面紗,見到了那張修真界絕大多數男人都好奇的面龐,不過那時的他神智瀕臨崩潰,對於過往畫面的記憶也有些零碎,現在回想起來也就不那麼的真切。

只記得那張面龐,哭的梨花帶雨,桃紅如潮。

以及一句他分不清真假的囈語:

「李清明,你這輩子,都別想逃了~」

可看着眼前小人兒,他眼前似乎有浮現出那張他傾盡言語都不能描述出的絕美面龐……而且,李清明也從見到了自己的影子。

這女童,與他有着五分相似。

再聯想那種難言的親近感。

沒跑了,是我跟妖女的種。

李清明一時陷入了極度震驚的狀態,或者說驚恐。

他沒能讓妖女裴知南喊他一聲爹,卻給她生了個娃,喊自己爹。

他不止先喝了,還讓她生了個小的,一起喝。

李清明迫使自己鎮定,端詳着眼前女童的眉眼,問:「你說我是你爹?」

「對的!你就是我阿爹李清明!」

「你知道我名字?」

小女童的歪着小腦袋,似乎是疑惑李清明為什麼要這樣問:「我是阿爹的女兒,自然要知道阿爹的名字呀?」

李清明沉默,他只是摸不清裴知南為何會跟孩子說自己的名字,提起他時又會是怎樣去形容。

但他現在可沒有沉思的時間,面上笑容怎麼也收不住的小女童搖晃着李清明的手臂,「阿爹,阿爹,你快問我啊~」

「問,問什麼?」李清明實在沒有什麼帶娃的經驗,也就在十來年前教導過還是小女孩的姜雲清一段時日。

「問我的名字呀!」

「你,你娘給你取了什麼名字?」

「裴豬路!豬是……」小女童興沖沖地開口說,可說到一半卻又卡住了殼,「豬是,豬是……路是,路是……」

一時記不得自己名字的由來,她的小臉頓時拉耷下來,蔫蔫的。

「逐鹿天下的逐鹿?」李清明說自己猜測,因為年紀實在有些小,再加上他這女兒講話又奶聲奶氣,一些字眼對她來說也是迷迷糊糊,分不出讀音字型。

「對對對!就是這個豬路!」裴逐鹿由衷地讚歎,「阿爹好聰明哇。」

「裴逐鹿。」

李清明心中默念着,又確信了幾分,給女兒取自己的姓,還取了個氣派十足的名字,是那妖女的作風無疑了。

不管是此世覺醒前一世短暫的二十年記憶,還是從高高在上的聖子候選跌落成再無修行機會的凡人,他的心境也沒像此時這般波瀾洶湧。

陡然出現了這樣一個繼承了自己一半血脈的小人兒,李清明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也忐忑到了極點:「那,我可以喊你小鹿嗎?」

「昂,」裴逐鹿點點頭,又掰起了小手指:「阿爹還可以喊我小裴,小豬,豬豬,鹿鹿……」

裴逐鹿一個一個說著,從自己的名字說到自己喜歡的食物,然後一頭撞進李清明懷裡,撞得他胸口一悶,差點噴出一口心頭血來。

他跟裴知南的崽,能有怎樣的天賦他也想像不到,如今還只是小小這麼點大,體內的靈氣波動就已經到達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

若不是他前些年將體魄熬打得夠結實,這一撞,怕是命直接都沒了。

「那你喜歡我喊你什麼?」李清明將她摟在懷裡,往庭院里走。

「我喜歡?」

「你喜歡。」

李清明接受現實接受得很快,代入得也很快,既然有女兒了,那他也該有父親的樣子。

而裴逐鹿立即的回答又讓他心頭一軟,莫名有些酸澀。

「我沒有什麼喜歡的呀,」她說著,又用小腦袋在李清明懷中蹭了蹭,「只要是阿爹,怎麼喊我都喜歡。」

都道修士無情,可李清明就是偏愛這人間煙火氣,不然也不會定居在人流擁擠的城池中。

給裴逐鹿換了件乾淨的衣裳,李清明又讓管家去自家酒樓喊來了幾位靈廚,給她收拾了一桌佳肴,吃得小女娃一張嘴就沒停下來過。

前世記憶中的那些烹飪技巧,讓他名下幾處酒樓名揚修行界。

吃飽喝足玩夠,李清明終於是將其哄睡,然後沉着臉回到自己的書房。

「裴知南,出來吧。」

話音落下半晌,書房內也沒有第二道人影出現。

李清明吸了一口氣,表情稍稍不耐:「整個屋子全都是你的體香,你還跟我玩什麼捉迷藏?」

「嗝嗝~」

一道輕笑聲在李清明耳旁響起,輕而易舉地就在他心中吹拂起幾道漣漪。

「李清明,你該不會是真愛上了我,還對我念念不忘吧?」

伴隨着這依舊輕佻勾人的話語,書桌上又是顯現出了那一襲紅紗,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

依舊是看不清面容的面紗,依舊是曼妙無比的身段,依舊是那道冷漠又明艷十足的鳳眼,一顰一簇間,都是勾人心魄的妖異。

兩年多的光景,李清明身上發生了很多事,也有許許多多的變化,而他在裴知南面前。

也變得更加的不堪一擊。

「口渴了而已。」

同時,他的嘴,也更硬了,開口就是挑釁。

書房內頓時一片壓抑,似乎正醞釀著一場狂風暴雨。

裴知南哪能不知道李清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甚至都覺得胸口的隱隱出現了些痛楚。

但她只是笑眯眯地盯着眼前這個給自己留下了一輩子屈辱回憶的男人,眼中戲謔更盛:「曾經那個不可一世的李清明,如今只剩下一張嘴還是硬的是吧?」

「呵,」李清明冷笑不已,「還有沒有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句話,陡然讓周遭的氣氛陰冷如寒潭。

半晌,裴知南才以淡淡的口吻問道,「李清明,你知道為什麼逐鹿姓裴不姓李嗎?」

李清明沒吭聲,心中是好奇這個問題。

「因為,」

裴知南自問自答,語氣陡然沉了幾個度:「你李清明,一輩子都要被我壓在身下!」

李清明對此不屑一顧,甚至還想以嗤笑回應。

可隨着一響鈴鐺聲,李清明便瞧見撐坐在他那千年金絲楠木桌上的紅紗妖女,抬起了一隻她那纖細又白得晃人眼的小jio。

裴知南笑容明艷艷的,話語間卻是不容人質疑拒絕的霸道。

「李清明,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