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5章_發婚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還有這種好事?

如果自己的經歷是本小說,李清明清楚絕對絕對會有很多變態讀者冒出這樣的念頭。

只可惜,李清明不好這口,他向來自詡正派小郎君,向來也算正派,頂多也就去勾欄聽聽曲兒,只聽不摸的那種。

面對妖女的誘惑,李清明不為所動,冷笑道:「噁心不噁心,天天不穿鞋,臟死了……」

裴知南高挑的眼角中也漸漸閃爍起危險的光芒。

這個男人,從來都不肯順從她!

世人皆稱呼她是妖女,裴知南向來不反駁。

妖,是妖邪妖異的妖,也是無法琢磨透的妖。

她會在天寒地凍的時候給虧要凍死在街角乞兒一張毛毯,一份吃食,心情好的會將這些乞兒背後的牙婆子扒皮抽筋,用燃燈吊燒她們的神魂,至於什麼時候能結束這場刑罰,可能是數年數十年,亦有可能是上百年。

時間長短在於裴知南當時的心情如何。

心情若好,那就將時間延長地久了,多添一些燭火。若是心情不好,那些人說不定還能早些解脫。

而她也會一劍消滅整座城池的生機,寸草不剩。

對裴知南來說,世上並無善惡。

她是妖女,只順自己的心。

所行所做,皆由心。

倘若遇見不順心之事、順眼之人,她絕不可能再留其在世上。

這麼多年,唯有此時還在她眼前叫囂的李清明是個例外。

「不親是吧?」她又問了一句。

「我李清明一身正氣,不近女色,我就算是去親靈豬的屁股,也不可能親你的這腳丫子!」李清明信誓旦旦地着說。

實力是沒了,但面子可不能丟。

「呵,不近女色?」

裴知南聽他此話,只是輕笑一聲:「李清明,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了你那心思不正的蠢師尊一類的女人,還是你那個木頭腦袋姜家貴女的師妹?」

「聽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

聽見這不輕不淡,卻帶着十足揶揄調侃意味的話語,李清明暫且熄火了。

不是,你個妖女,怎麼還搞調人際關係調查的啊?

「怎麼,不繼續嘴硬了嗎?」

裴知南臉上多了抹譏誚,又將腿抬高了些,用足尖挑起了李清明的下巴,「我最是喜歡看你這副色厲內荏,佯裝強硬的模樣。」

「巧了,」雖沒任何反抗能力,李清明依舊不想輸給這個老對頭,「我也最喜歡你說不要然後又不鬆手的模樣。」

他甚至還有閑心沿着下巴處的雪白肌膚,一直往下窺探,試圖探索某處的風景。

「李清明!」察覺到他的動作,裴知南飛快收回高抬的左腿,眸子又染上了那抹清幽:「你真的不怕死是嗎?」

死?

李清明其實也沒什麼怕的。

而且……

這妖女如今對他真的下得了手嗎?

李清明勾起嘴角,「你也不想見女兒沒了爹爹吧?」

這句話,似乎是戳中了裴知南的痛點,那股熟悉的窒息感再度出現在李清明身上。

「真就以為她身上流着你的血,你就是她爹,」裴知南落在李清明面前,纖細的手指在他面頰上彈着,「李清明,記住了,她跟我姓裴!」

「至於你,不過是個生育工具罷了!」

「是是,」李清明眼中沒有絲毫的懼怕,臉上甚至帶着笑,生育的工具就工具唄,在這修行界,一些實力低微長相天賦又不差的男修,還真就是工具。

甚至還有相應的職業。

「你這是羞辱我?」裴知南從李清明眼中瞧見了再清楚不過的嘲謔。

「你都說出來了,還問?」

「這可是你自己挑的。」

裴知南微微一笑,同樣回以嘲謔的目光。

起初,李清明還未在意,可等一陣輕微的暈眩感後,不祥的危機感漸漸瀰漫在他心中。

兩人竟從他的庭院書房中,來到了千里之外的紫雲峰紫雲苑,也是李清明與他師尊相依二十年的家。

更是出現了他師尊的閨房之內!

如果只是這般,李清明還不至於擔憂,讓他驚駭的是身為正道魁首的九洲宮,出入防護措施向來嚴密,連化神修士貿然闖入,都不可能不鬧出動靜。

可她裴知南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裴知南終於是笑了,眉眼間的笑意彷彿化成了三月春風,吹拂間,滿屋清香迷濛。

沉默了好一會,李清明才問:「你化神了?」

修行界的各大境界與他前世看過的一些小說相似,都是從鍊氣築基起始,然後結丹生金丹破元嬰,而元嬰境界後的修士,都已經是一方大能了。

化神、返虛、合道、渡劫……

李清明只能挑一個還在他想像範圍內的境界問。

「還差一些。」

裴知南的語氣隱隱雀躍,她想要一輩子將李清明壓在身下,修為上自然也要壓過他一頭!

李清明表現地越沉默,她便越興奮!

「怕了嗎,李清明。」裴知南快要有些壓不住內心的某種衝動。

她至今可還未忘記李清明給她帶來的羞辱。

所以,她要狠狠,狠狠地報復回來!

李清明還沉默。

兩年半前,他與裴知南都二十齣頭,都是金丹期的修士,不過後者比他多高了小半個境界,已經是金丹大圓滿。

可兩年半後,她居然已經跨過了元嬰,半步化神。

只是一個半的境界,可多的是花費數百年不敢老死在晉陞期間的修士。

他那小姜師妹十七年華結金丹,已經是極為駭人聽聞了,在這妖女面前卻也要黯然失色。

「所以,」李清明壓下所有情緒問:「你來就是想來羞辱我,看我笑話的?」

「羞辱?我怎麼捨得羞辱你呢~」

裴知南臉上忽而又掛上了盈盈的溫柔笑意,撫摸起了李清明的臉頰,而後笑容艷艷:「我當然是要玩弄你了!」

這前前後後的差別,豈能是一個「妖」字所能形容。

「李清明,你可以求我了。」裴知南眼角含笑。

依舊是這句聽膩了的言語,李清明壓根不為所動,求是這輩子都不可能求的。

可裴知南地下一句話,卻讓他斂起了笑意。

「你若是不求我!」

「我便在你師尊的閨房裡,狠狠羞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