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6章_發婚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不是,你魔門妖女玩這麼花的?

前世的李清明俊朗也是俊朗到能出道當偶像,可到死初吻都也還在,只是性格太過內斂,實在不擅長與異性相處。

高中是純情男高,大學是純情男大,不過學習資料也存了好幾T。

好不容易大學畢業在單位找了個對象,某天去對方家裡準備把理論知識行動化,可才吃了對方做的一頓飯,當晚食物中毒上吐下瀉的,喊了救護車送急診。

倒是沒什麼覺得可惜,就是懊悔死前沒把硬盤格式化,也沒把手機瀏覽器的歷史訪問記錄清空。

再睜眼就來到了這邊世界,成了剛出生被人丟棄的嬰兒,好在被人美熊大憨憨師尊抱回了宗門,一手養大。

偶爾跟跟宗門的師兄去去百花樓聽聽小曲,也是安安分分的,實在是沒見過裴知南這陣仗。

好傢夥,

擱這玩師の前.目.犯是吧?

我以為你是妖女,可你實際是牛頭母妖?

還有S傾向?

這些吐槽,李清明只能腹誹,想說也來不及說出口。

因為這妖女,真的已經將他推倒在了他師尊那張千年天山冰蠶鋪成的大床上。

一躺下,李清明就像是泡在了溫泉中,好不舒適。

由於其材質的特殊,這種床不染顆塵,不沾滴水,更是有天生的美顏潤膚解壓助眠功效,價格被女修士們炒得相當之高。

舒服是舒服,可當李清明對上裴知南美眸時,也不免有些氣悶。

妖女微微抬起的下巴,與她眼中的高高在上形成了某種極致的高傲。

高傲。

也寓意着俯視。

她看向他時,宛如人間君王巡視時掠過路邊跪拜的臣民,更是天神只當凡人是螻蟻的蔑視。

裴知南彷彿在說:

「反抗啊,李清明你反抗啊,為什麼不反抗了?」

「看吧,李清明,你永遠只能被我壓在身下!」

李清明讀懂了她意思,然後愈加沉默。

不管是前些年與她那麼多次的交鋒,還是今時今日,他始終沒法揣摩透這妖女的心思。

可他卻清楚,裴知南真不是在說著玩的。

「姐姐我真有這般好看,讓你看得都入迷了?」裴知南很享受現在。

——李清明能做的,只有仰視她!

「呵,就一般,不如我師尊一根頭髮。」

李清明死守住了他的最後一絲倔強,他本以為這妖女聽了後會萬般惱怒,卻不料她只是輕輕飄飄地說了句:「是嗎?」

然後一手解開她臉上的面紗。

「現在呢?」

如果換做是在動漫里,李清明覺得現在應該加上一陣緩緩消失的聖光。

不然,是沒法襯托出這妖女在容貌上所給他帶來的驚艷。

可李清明又覺得,就算是加上了,也沒法達到那個效果。

聖潔又妖異,清純又勾人,厭惡又深情……一些明明是極端的截然相反的詞組,卻極為完美地融匯在這張臉上。

窮盡極致華麗的辭藻與優美至極的文字,在這份容貌下,都是顯得那樣的淺薄與無力。

「李清明,姐姐美嗎?」

裴知南清淡又綿密的聲音響起在李清明耳邊,致使後者鬼使神差地頷首。

「那姐姐與你那師尊,誰更美?」

「你,姐姐美……」李清明愣愣開口,轉瞬清醒過來:「妖女,你又對我施展媚術!」

李清明心中一陣後怕,他現在修為盡失,可神魂比以往更為強盛,理應不該這樣失態。

這妖女的媚術變得更強了!

可裴知南聽言,只是咯咯笑着,笑的花枝亂顫,細.枝上的果兒也晃晃蕩盪。

李清明聽得出她笑聲中真切的開心,卻不知道這股情緒從何而來的。

果真是個妖女!

「李清明,我說我沒對你用媚術,你信嗎?」裴知南邊說邊笑,同時又已經慢慢俯下身。

李清明甚至都能感受到胸膛傳來的溫軟觸感,整個人更是被她身上的那種淡香所包裹,他有些不敢再直視這張禍國殃民的面龐,只能撇過頭,用以表示自己並不相信。

「怎麼,你還害羞啊?」裴知南臉上笑意更盛,語氣卻是讓人黯然神傷的低落:「你這樣,姐姐是真的會難過的。」

回答她的只有李清明一句冷冷話語:「妖女!」

「我本就是妖女,何時否認了,倒是你……」

裴知南整個人都貼在了李清明的胸膛上,紅唇更是湊在了他的耳邊,慢悠悠地吹了一口熱氣,「倒是你,一點也不像是個正道劍仙呢。」

李清明情不自禁滾動了下喉結,比起兩年前,他愈發難以抵抗這妖女的魅惑之術了,此時心中竟有些**。

那股帶着她淡香的輕氣,似乎一吹,直接吹進了他心裏。

「妖女!」李清明竭力遮掩着自己的心亂,喝道:「休要亂我道心!」

「噢?」

裴知南故作困惑,「我果真是亂了你的道心?」

「你……」

這下,李清明真是慌了!

嘴炮就嘴炮,能不能別用這啊!

真不行就用……

不是,為什麼都是修行者了,還不能控制這種尷尬的身體自然反應?

正當李清明情緒萬般複雜的時候,裴知南卻是笑得愈加嬌媚。

「李清明,這可是在你師尊的閨房,你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合適了?」

「還是說……」

「就是因為這樣,你的反應才會更激烈?」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要是你師尊就在邊上看着,會怎麼樣……」

裴知南一句一句地挑逗着李清明的心弦,以他的窘迫為樂。

拜託,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妖女喂!

「妖,妖女!」

李清明咬牙切齒地喊道。

「莫喊了,姐姐這不是在嘛~」裴知南輕笑一聲,玉指輕揮,兩邊床簾便緩緩落下,遮蓋住了裡頭的場面。

「李清明,你不是說正邪不兩立嗎,怎麼又跟我這個妖女廝混在一起了?」

「李清明,你不是自詡正道人士嗎,怎麼這般急不可耐?」

「李清明,你不是說要將我斬於劍下嗎?」

「李清明,你真是下賤啊……」

「李……」

鈴鐺聲中,隱隱傳來妖女得意的呢喃。

「嘖,」

「李清明,瞧你這副樣子。」

「承認吧,你已經是我的kx玩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