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7章_發婚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妖女!」

「你個天殺的臭妖女!」

與裴知南的由衷暢快愜意形成鮮明對比,李清明心中的憤懣都要化為寒光閃爍的鋒刃!

想他堂堂曾經的九洲宮第一真傳、當代第一人、名滿天下的少年劍仙、被無數仙女愛慕的清明師兄,怎能被妖女裴知南肆意羞辱呢!

兩年多之前發生在洞穴中的場面,如今卻在他師尊的閨房內再次上演,區別是二人的身份來了個兩級反轉。

當魔門妖女的玩物?

忍不了,

真的忍不了一點!

所以……

李清明直接合眼,不再做出任何言語。

——索性當起死屍來了。

正所謂,以不變應萬變,以靜制動。

此刻受形勢所迫,李清明自覺沒法抵抗,卻不可能真讓裴知南贏了去,強者永遠不會抱怨環境,只會從自己身上尋找問題。

臭妖女!

休想!

小爺我直接點了!

還是搖白旗投降的那種!

氣氛也跟隨着忽而凝滯了幾分,方才還面容妖冶芳華如媚的裴知南,也不由冷了下來。

她千思萬想,也沒料到李清明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來反抗自己。

幼稚,無比的可笑。

卻給她帶來了某種難言的羞恥,甚至隱隱都要超過了兩年多前那次,她那一腔殺意近乎炸泄的時候。

「李,清,明。」

她一字一字地念着這個名字,瞬息前的怒意忽而卻消散地一乾二淨,雙眸多了盈盈的玩味神色,「幾年未見,你這身子怎麼弱成這副模樣?」

「?」

李清明眼角一個抽搐,最後堪堪忍下了這份羞辱,冷聲回應,「妖女,你休想動搖我的心智!也別想再媚術撩撥我。」

「呵,你們這些正道修士,可真是個個虛偽至極,」裴知南打了個響指,便令李清明閉上的眼皮倏地睜開。

「李清明!」裴知南媚眼如春,卻又帶着幾分臘月寒冬的冷然,「你果真覺得自己這種手下敗將,也配我施展媚術?」

「呵,」李清明嗤笑,想說的話都藏在了這聲冷哼中。

而裴知南只是笑眯了眼,俯下身去,二者近得鼻尖都快要相互觸碰上。

如此距離,裴知南身上的那股勾人的絕美感愈發強烈,看得李清明不禁喉結幾下滾落,隨後又是面色一僵,一臉陰晴不定。

————。

「瞧瞧你這副模樣,我何須費力?」

「李清明,你說,我可是對你施展媚術了?」

「李清明,你說話呀~」

有句老話說的好,假如抵抗不了……

李清明幽幽嘆了口氣,閉上眼,也沒忘再補上一句。

「臭妖女,休要得意!你早晚有天會死在我手上!」

……

……

這一享受,天都黑了。

時值傍晚,紫雲峰上繚繞的雲氣被霞光染得橙黃,個別處的雲氣層層相疊,竟生出一抹極深的紫意。

若是天方破曉,還能見到漫天紫氣霞雲靄靄。

這便是紫雲峰名字的由來。

「清,清明師兄?」

在山下任職的外門弟子遠遠見到那副腳步有些虛浮的身影,急忙上前攙扶住李清明,「您這是舊疾複發嗎?怎麼臉色如此蒼白?」

李清明頓了頓然後點頭,他總不能說自己是跟妖女大戰了三百回合,然後稍稍脫力,不敵對方吧?

那他這紫雲峰曾經的第一真傳還要不要面子了?

他明明只是棋差一着,一時不慎。

下次,他一定贏回來!

李清明看見來人,稍作回憶,與其打了個招呼:「噢,是杜豪師弟。」

他這兩年雖然從天到地,門內還有着不少外門弟子對他抱着十足的敬仰,這位師弟就是其中之一,還是紫雲峰下的弟子。

李清明每月就要回趟紫雲峰取他師尊寄回來的信件,與他見過不少面。

長相平平,資質平平,但心態很好,好幾十歲的人了還在卡在築基九層。

「是啊,上次見面還是前一月師兄回峰取信的時候。」杜豪語氣中不乏感慨,「等年底,我就要被貶到門下城池去當個管事了。」

修仙,也和賭博無異。

年輕的時候總是讓人憧憬着自己就是下一個氣運之子,中年時又會讓人覺得自己一定是厚積薄發,大器晚成,等垂垂老矣時還期待着轉機。

沒有天賦機遇的蹉跎一生,更多的還是像杜豪這樣有資質卻普通的大眾。

「那咱們這也是有緣,我天天回宗取信總能遇見你,到時候索性去臨安城與我作伴,若真是有這個緣分,可要麻煩師弟你多多照顧我了。」李清明三言兩語就活躍起來氣氛,他之所以名氣那麼大,也跟他平易近人不跟其他真傳一樣高高在上有很大聯繫。

「師兄說笑了,到時是我叨擾師兄才是,我送送師兄,」杜豪也不是愁悶的性子,一路送着李清明離開紫雲峰的地界。

雖說在宗門內不會有人真敢在明面上找李清明的麻煩,但也防不住一些愣頭青,杜豪今天是當值的弟子,有他在多少能有點用。

李清明沒有拒絕他的好意。

一路回到城池中的庭院,李清明才收起所有情緒,露出一副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麼溫和的面龐。

他那扎着哪吒頭的女兒裴逐鹿,正坐在門墩上,嘟着小嘴,滿臉沮喪。

邊上是他那擔驚受怕的管家福伯。

「阿爹!」

而當他一出現,小傢伙便猛然瞪大了眼,一下躍向半空,然後精準落在李清明懷裡,死死摟着他的脖子不鬆手。

「阿爹,阿爹,你終於回來了。」小傢伙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

「不哭不哭。」李清明有些局促地安撫着。

「我,我還以為阿爹不要我了,」裴逐鹿連哭的時候,也是奶聲奶氣的。

「怎麼會呢,阿爹怎麼會不要你呢?」

「真,真噠?」

「當然是真的。」

小傢伙愛哭,卻也好哄,李清明只是一句真的她便停了哭聲,只是臉上眼淚一時擦不完。

她揚起自己肉嘟嘟的小臉,吸了吸鼻子,怯生生地問:「那阿爹想我了沒?」

「想的。」

李清明沒有任何停頓地回答,又伸手幫她抹了抹眼淚。

裴逐鹿一聽,硬生生把最後一滴眼淚收了回去,然後用同樣肉嘟嘟地小手順撫着自己的胸口,嬌聲道:

「還好還好,」

「我以為就我一個人在偷偷想阿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