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之前如果有人問李清明,胸口中箭是什麼感覺。

他只能抱歉地說不知道。

而現在,他卻能寫出一篇八百一千字的高考滿分作文出來。

不是,誰家女兒TM的這麼可愛啊!

噢,原來是我家的!

李清明實在有些忍不住心中涌動的情感,即便他自認極度厭惡妖女裴知南,連她呼吸都覺得厭煩,但對這個小傢伙,他只剩下無盡的喜愛。

他甚至都覺得那妖女該跪在地上狠狠給他磕頭。

——得虧是他播的種,不然就憑那妖女,能生出這樣可愛的女人?

搞笑,根本不可能好嗎!

前世的他之所以性格內向,也跟他是孤兒院出身有關。

孤兒院的院長媽媽真的很愛很愛他們,可一個人的愛,是不夠分的。

就像每次有好心人送禮物,不是所有的小朋友都能分到,甚至都沒辦法選擇禮物自己是否喜歡。

這種前所未有的悸動,讓李清明忽然又對生活抱起期待來了。

也是少有的,又讓他燃起了尋回實力的迫切的心情。

在這殘酷又唯美的修行界,只有實力才是你說話的底氣,如果出了什麼事,只憑藉裴知南那個妖女,憑什麼護得住他懷中的小傢伙?

實力啊,實力。

李清明抱着小傢伙回到庭院,內心的想法愈加堅定,也漸漸充斥着某種成就感一般的情緒,或者說是那種帶着點神聖意味的責任感。

——我,如今可是個當父親的人了!

這種情緒沒有當過父母的是很難理解的。

當然,有時候看着自家那些個損友開始懂事,認真學習,乃至戀愛結婚成家的時候,你或許也會出現類似的感慨:

——我家狗兒子終於是長大了。

可裴逐鹿這個年紀,滿打滿算也才一歲半,哪能是真正懂事的時候。

入夜。

李清明才給她講了點童話故事,就意識到了當奶爸還真不是一回簡單的事。

當他講完了《白雪公主》的故事後,身旁的小傢伙便奶聲奶氣地問:

「阿爹,這個白雪公主是不是個大悶蛋啊!」

「悶,蛋?小鹿是想說笨蛋嗎?」

「對的,我就是想說大悶蛋!」小傢伙皺着眉頭,顯然有些生氣,「這叫白雪的公主就是個大悶蛋!」

「你能跟阿爹說說為什麼嗎?」李清明有些高興,他覺得童話的意義本來就在於引申出某些警醒或者說意義,以讓孩子粗略地明白一些事理。

所以他引導着裴逐鹿說出理由,說出自己的看法。

「她怎麼能吃陌生人給的蘋果呢!」

「是的,我們就該警惕陌生人。」

李清明覺得自己可真是有當父親的潛質啊,居然這樣會教孩子,他繼續引導着:「那你要是遇見這種事,會怎麼做呢?」

「一刀砍了!」

「一,刀……」

李清明話沒說完,差點就要被自己口水嗆到,隨後心中一陣凌亂。

果然是我跟妖女的娃……

見到自家阿爹沉默,小傢伙又打量起了李清明的表情,然後怯生生地補了句,「那要不……」

「要不什麼?」

李清明的雙眼恢復了些光亮,他覺得這小傢伙可能也還沒被妖女帶歪,期待地看向她。

而似乎是察覺到了李清明目光中的期待,小傢伙從床上站了起來,抬起腦袋,手指併攏成刀,兩隻胖瘦嘩嘩揮舞着地道:

「要不我就多砍她幾刀!」

「阿娘說了,遇到壞人仇人就該一刀砍了!」

「一刀不夠,那就兩刀,兩刀不夠,那就多來幾刀!」

這段有些駭人的話語,經由裴逐鹿說出口,卻是帶上了奶味,使人忍俊不禁。

可身為老父親的李清明只能不斷深呼吸,以讓自己暫且冷靜下來,心中卻在咒罵著裴知南。

裴知南,有你這樣當娘的嗎!

真是妖女!

「鹿鹿啊,咱們不該隨便揮刀的。」

「啊?」

小傢伙困惑地眨眨眼,又乖乖趴在被褥上,兩手撐着下巴,等着李清明的下文。

兩條小腿則是豎立搖搖晃晃着。

「遇到壞人,咱們應該先和人講道理,講不過然後再……」李清明話說到一半也卡住了,放在這修行界,遇到什麼敵人對手的,最簡單直接的還真是拔刀就砍。

正道則是這邊講究一些臉面,得先嘰嘰歪歪一番再動手,他向來也不喜歡。

這樣一想,那妖女的教育方式還真沒一點錯!

但李清明可真不想自家女兒小小年紀,就如此暴力,思來想去也只能說:「你年紀還小,要是拔刀傷到了自己怎麼辦?阿爹到時候會心疼的。」

「我就聽阿爹噠,不拔刀!」

裴逐鹿可太愛聽這樣的話了,相比自家老愛冷着臉的阿娘,這個她才見面的阿爹真是棒極了。

不僅給她弄好吃的,穿好看的新衣裳,還這樣的疼她。

也怪不得她阿娘總是常說:「有本事你找你爹去!」

天天說,天天說,她這不就出來找了嘛~

裴逐鹿在床上翻了翻身子,滾進了李清明懷中,仰頭用那雙圓潤不喊一絲雜質的眸子端詳着他,好一會才奶呼呼地道:

「阿爹,阿爹,我好稀罕你哦。」

李清明也是忍俊不禁,颳了刮小傢伙的鼻子,學着她的腔調說,「我也很稀罕你。」

說完,他懷中的人兒又咯吱咯吱地笑了起來,隨即又回到了剛剛的《白雪公主》故事裏去:「阿爹,那要是遇上王子那樣的壞人要怎麼好?」

王子?

李清明一愣,心情頓時不那麼美妙起來,一想日後要是有什麼王八蛋想占他女兒的便宜,竟開始生氣了,忍不住道:「那不需要你來,阿爹直接把他砍了!」

tm的,敢親他女兒,死一萬回都不夠!

小傢伙其實不是很明白這些話語的真正意思,但卻能由衷感受到李清明話語內的關心,又忍不住用小腦袋在他懷裡蹭着,像只小貓似的:「阿爹,我明天還想吃好吃的。」

「好。」

「阿爹,你真好。」

李清明揉着她的腦袋,享受着這來之不易的溫馨,「我會一直對你這樣好。」

「那,那……」小傢伙結巴着,似乎是下了一個極其艱難的決定:「阿爹,我下次喝阿娘奶的時候,分你一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