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妖女滾啊!休想再讓我跟你生娃! 第9章_發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話,李清明還真不敢應。

那妖女能為了女兒,一路在暗中護送,說不定現在還在牆角偷聽,他這要是真應了,半夜說不定又是一場艱苦大戰。

「都給你喝就好了,阿爹不愛喝奶。」李清明只能違心地拒絕,雖然他白天分明才嘗過。

而裴逐鹿卻不這樣認為,她可記得她阿娘說過她阿爹天天都在說反話。

說不就是好,拒絕就是答應。

所以她像是個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李清明的手臂:「阿爹,你放心,我到時候一定跟阿娘好好說,讓你喝個夠!」

擲地有聲的奶音在房間里回蕩,李清明只能無奈笑笑,繼續哄她睡。

……

……

翌日。

李清明醒的比往常要晚得多,還是被裴逐鹿用頭髮尖撓鼻子癢醒的。

自從嘗試當一個凡人後,他日子雖然過的悠閑,但也會給自己找很多的事做。

只有忙碌,才能讓他更好地避免那些沒必要的念想,比成為成功更難的是,接受失敗後的平凡的現實。

而只是身邊多了個小傢伙,李清明連覺都睡得香了許多。

「阿爹,早上好哇。」

「早上好。」李清明揉揉她的圓腦袋,問:「餓了吧?」

裴逐鹿一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另一隻手小小地捏出了一小段距離,「一捏捏。」

李清明彎起嘴角,抱着她走出房間,親自給她洗漱,還給她一左一右綁了兩個小辮子。

惹得小傢伙對着鏡子左看又看,語氣是十足的崇拜:

「阿爹,你居然還會綁這麼好看的辮子哇~」

李清明很是受用,他這手綁辮子的手機可是經由他師尊還有那小姜師妹的認證,自然也會討這小傢伙的喜歡。

女人不管年紀是小是老,都改不了愛美的天性。

「阿娘就不會綁,都是讓花婆婆給我綁頭髮,真是笨死啦!」裴逐鹿嘟着小嘴說,顯然怨氣不淺,伸手就要李清明的抱抱。

「可不是嘛,她就是……」李清明也樂得自己在女兒心目中的地位高過裴知南。

說我要被你一輩子壓在身下?做你的夢去吧!

可『笨』字還沒說出口,李清明就是眼皮子一跳,只因為在小傢伙轉身後,那個都是中品寶器的鏡子竟無聲出現幾道裂痕,從中間皸裂開來。

(法寶級別設定:法器、寶器、靈器、、後天靈寶、先天至寶……分絕品-極品-上-中-下品質。)

靠,這妖女果然是在暗中窺探!

李清明心中一跳,硬生生改口道:「她就是太忙了,所以一些事不擅長也很正常,這不是有阿爹在嘛。」

他保證,他絕對不是慫,而是覺得保持父母的正面形象,對孩子的健康成長更有幫助。

「才不是!」

可小傢伙是沒有這種覺悟的。

她皺着鼻子,又開始掰着小手指頭,「阿娘又懶又凶,天天逼我學那個學這個的,可壞了!都沒阿爹一捏捏好!」

李清明聽着心中一陣着急,「寶,這話咱們現在真不合適說啊!」

卻無論如何都來不及了。

「裴,逐,鹿……」裴知南的聲音冷幽幽地響起。

驚得李清明懷中的小傢伙渾身一震,下意識地開口:「到!」

看着從虛空中逐漸顯身的紅紗女人,父女倆均是沉默,甚至不敢言語。

「多大了,還要人抱?給我自己下地走。」裴知南面無表情地開口,言語中的強勢尚不及她的目光有壓迫感。

李清明不樂意,還沒開口,就聽懷裡的小傢伙委屈巴巴地說:「阿爹,放我下來吧。」

瞧見小傢伙眼底的執拗,李清明心中嘆氣,彎身將她放在地上。

「自己出去修行早課,前些天日子就當給你放了個假,從今天開始平時是怎麼樣,就給我怎麼樣,一天都不準落下。」

裴知南的語氣平穩如初,但誰都能聽得出其中嚴肅。

「知道了,阿娘。」

裴逐鹿低着頭,情緒不高,但也沒忘出門前跟李清明打招呼:「阿爹,晚些見。」

房門合上,房間上又只剩李清明裴知南兩人,氣氛也漸漸變得古怪起來。

「咳咳,」李清明輕咳兩聲,猶豫着開口:「孩子這麼小,正是該玩鬧的年紀,沒必要如此早就天天修行功課的。」

裴知南輕蔑一笑,只道:「孩子姓裴,是我生的,是我養大的,關你姓李的什麼事?」

李清明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竟真的無處反駁。

他也想跟像在小傢伙面前那樣,說一句我是她爹,可在裴知南面前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只能說一句,「那你還送她來我這,不就是認了我這個當爹的身份嗎?」

氣氛陷入長久的沉默。

他們這兩個曾經的死對頭,正道魔門各自最為出彩的代表,如今的關係是一團怎麼也解不開的亂麻,已經糾纏深入到了彼此的人生。

半晌,裴知南開口打破沉默,譏諷道:「就憑你這個修為全無的廢物,也想做我孩子她爹?」

李清明撇撇嘴,罵唄,隨便你罵唄,什麼雌小鬼不知道。

可他怎麼也想不到,裴知南罵完後又隨手朝他丟來一份靈氣縈繞的玉筒。

李清明不解,接過玉筒看完裡頭的功法後,愈加的不解。

裏面記載是一道早已失傳殘缺的上古雙修功法,不是當世盛行的陰損流派,而是那種堂堂正正的門道。

能借取修行增長修為不說,還能鞏固根基,往後甚至還有重塑根基的可能,雖然只是概率性,可也是有奪天地造化之能。

李清明的心情沒由來地變得複雜,他知道這玉筒內的秘法究竟珍貴到了什麼地步,也清楚這妖女為了這玉筒怕也是費了極大的工夫。

抬頭後,他卻對上了裴知南滿目的厭惡,開口還是冷漠如冬的言語:

「李清明,少用你那噁心的目光盯着我看!」

「你只是我修行的鼎爐,是我的玩物!真當我對你上心了不成?!」

言罷,裴知南又是依舊昨日那樣將李清明推倒,騎.坐之上,居高臨下地呵斥道:「玩物,就該有玩物的覺悟!」

「不是,你就不膩嗎……」李清明無力反抗,只能用嘴。

裴知南頓了頓,質問道:「何意?」

而趁她這一愣神,李清明翻身逆轉了局勢,反將其壓下,只道:「換個知識唄。」

裴知南聞言緊緊擰起了眉頭,心頭上湧出玩物欺辱的羞恥感,只想狠狠教訓一番李清明。

可後者只用一句話,便讓她的動作停頓了下來。

「我只是覺得,」

「這樣看你,比平日還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