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千金徹底放飛自我後竟意外爆火第 4 章 好濃一股茶味在線免費閱讀

真千金徹底放飛自我後竟意外爆火第 5 章 有人幹了兩盆飯停不下來在線免費閱讀

宋晚剛推開別墅門,就看見宋千雅帶着宋母眼巴巴的等在客廳。

她優雅地放下手裡的大包小包,朝兩人邪魅一笑:

「在等我回家嗎?真是粘人的小貓咪。」

兩人一陣惡寒,宋母欲言又止。

還是宋千雅先反應過來,白了她一眼後,就開始輸出:

「你今天去哪了?」

宋晚想不明白,這麼明擺着的事兒她為什麼非得多嘴問一句。

於是也沒理她,直接走到了宋母身邊,親昵開口:

「媽,今天我去逛街了,給你帶了禮物喔!」

說著,她費勁的在兜里不停摸索,好半晌才掏出一塊福牌。

這塊福牌是她去老市場淘工具時淘的的。

老闆張嘴就是二百塊高價,經過好一番討價還價,才終於成功以一折拿下。

可還沒等她好好欣賞,隔壁兩元店又迅速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進門,裏面赫然有一筐福牌。老闆看她目光緊緊停留在那一筐福牌上,連忙上前。

「大妹子,要不?兩件八折。」

叫她遲遲不開口,老闆一臉肉疼:「買一送一,再低不行了,進價都要……」

宋晚沒再聽下去,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轉身就走了。

去它大爹的,還是買貴了!

沒人懂她的心已經比西伯利亞的寒風還冷。

果然,砍價這種事情還得看老媽!

宋晚前腳剛踏出大門,卻突然又想起來了點什麼,再次折返。

「你剛剛說的買一送一還算數不?」

老闆點頭去搗蒜:「算滴,大妹子,要不要我給你拿兩塊?」

宋晚搖搖頭,伸出一根手指。

「拿一塊?」

「不,拿一筐。」宋晚一臉痛心疾首。

今日她失去的,必將以另一種方式奪回來!

「好嘞,姐,小的這就給您包起來!」

老闆笑的滿臉褶子,讓宋晚不禁想起了前世實驗室外邊的那片菊花叢。

宋晚現在回想起這件事情,還是覺得心一抽一抽的疼。

畢竟該省省該花花,主打就是一個把錢花在刀刃上。

不過好在豪門不知道還有兩元店這種東西,宋母眼裡也只有自己的女兒的一片孝心。

哪怕這件禮物實在有點……塑料。

但誰在意呢?她想要的不過就是這樣一份心意。

宋母將宋晚攬過緊緊抱在懷裡。

「好孩子,謝謝你,只要你有這份心,媽心裏就高興!」

宋晚也眼含熱淚:「沒事的,媽媽,我一看到這塊福牌就覺得跟你有緣。哪怕對方要價有些無理,但為了你,這一切都值得!」

當然無理啦,兩元店買一送一的東西,這黑心老闆竟然張嘴就是二百。

這對她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多麼大的創傷!

最可恨的是,她原本準備殺回去,找老闆討個說法,誰知對方早已人去樓空。

馬德,這輩子最恨騙錢的人!

而不知道其中彎彎繞繞的宋母頓時感動的無以復加,對宋晚的心疼更多了幾分。

「謝謝你,晚晚,多少錢,媽媽過會兒轉給你!雖然這是你送給媽媽的一份心意,但媽媽也不能白收。」

宋晚只覺得此時的嘴角比AK還難壓,於是只默默伸出手指比了個二,不敢多說話。

「兩百萬嗎?媽媽過會兒就打你卡里。謝謝你,寶貝。」

宋母溫柔的笑笑。

而宋晚只覺得看到了天使。

一旁的宋千雅看見這一幕,簡直傻眼了。

她下午被宋晚懟得啞口無言,一直在房間里生悶氣。

好不容易緩過來點了,宋晚在外面買的大包小包又送上了門,還全都是當季新款!

她瞬間又怒了!

這幾天因為宋晚,宋母對她不像從前那樣百依百順,搞得她也沒心情去逛街。

不過冷靜下來後,她又很快想到了對策。

宋父宋母白手起家,這些年雖然宋家也算得上是A市數一數二的豪門,但從不張揚奢靡。

她每個月的零花錢不少,但也很少能這麼揮霍。

於是她一早便叫上宋母在客廳等宋晚回來,沒想到最後卻被宋晚反將一軍。

但她依舊沒有放棄,強行擠在兩人中間柔柔開口:

「姐姐怎麼買了這麼多新品回來,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誰知還沒等宋晚開口,宋母卻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出去逛,買的東西也不一定比她少吧?何況咱們宋家不缺這點錢。」

宋千雅臉色一白,連忙開口解釋:「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害怕姐姐剛剛回家就花這麼多錢會養成不好的習慣。」

「姐姐是公眾人物,一舉一動都有可能被媒體放大……」

宋千雅還未說完,便被宋母冷冷開口打斷。

「我說了咱們宋家不差這點錢,就算晚晚不想待在娛樂圈了,宋家也能養活她。」

說著,宋母又輕睨了她一眼,隨即扭頭安撫宋晚,

「當然如果你想待在娛樂圈,爸爸媽媽自然也是會盡全力支持你。」

「謝謝媽媽」

宋晚乖巧的點點頭,又裝似疑惑的歪頭問道:

「媽,咱們家是換香薰了嗎?剛剛好濃的一股茶味。」

宋母跟人精似的哪能聽不懂她的話,但還是願意附和着女兒:

「可能是吧,你要是不喜歡,明天我再帶你去商場里逛逛挑點你喜歡的。正好再看看有什麼喜歡的一起買下。」

宋晚笑眯眯的挽上宋母的手:「謝謝媽媽!」

說完還挑釁似的看了一眼宋千雅。

宋千雅煞白的臉頓時又有了色彩,青一陣紅一陣的。

「可是,媽……」

「好了,不要再說了。」

宋母直接揮手打斷她,眉宇之間已經隱隱有了不耐煩之色。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不希望你再耍這些小心思。你和晚晚都是我的女兒,媽希望能看到你們和諧相處,而不是整天勾心鬥角。」

說完,她也不再看宋千雅,徑直上樓回房了。

宋母一走,宋晚就忍不住開始嘚瑟。

「呀!某人的如意算盤打錯嘍!」

宋千雅捏緊拳頭,手指咔咔作響。

正當送完以為她會揍上來時,卻聽見對方只是怒極反笑。

「哈哈哈,宋晚,別得意的太早,咱們走着瞧!」

說完,也「噔噔蹬」地上樓了。

只是略微扭曲的步伐還是透露出了主人的憤怒。

而宋晚的內心: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