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陸不悔有些意外地看着陸向誠,有些不認識他。

不管她媽怎麼說,她始終覺得她爸有點混賬。

在她媽口中她爸是個不錯的人,哪怕拋棄她們,也沒有表現怨恨。

她一直以為這是她媽為了不讓她傷心說的謊話,不讓她覺得自己是個爸爸不要的人。

現在一聽她爸好像還有點擔當。

「我明白,會好好跟秦阿姨相處,也會跟安安康康好好相處。」

「你明白就好,你放心,你秦阿姨這人性子直,答應讓你上戶口就說明已經接受你,帶你去買衣服她主動跟我說的,只要你好好跟她相處,她會把當親生女兒的。」

說著陸向誠心情好地繼續開車。

別人家沒鬧個天翻地覆就不錯了,他家倒好,多和諧。

要不說算命說他命好呢,鄉下認識了一個讀書少長得不算太好看但是識大體的女人。

這個女人替他生下孩子卻把孩子教得很好,明明日子過得那麼苦了,還跟一個腿腳不利索的男人生活。

日子苦成這樣看見已經發達的他也沒有起歪心思,更沒有嫌棄腿腳不利索的男人,只是請他照顧女兒。

女兒也是好的,除了一開始兩個孩子打架,之後都是禮貌乖巧的。

跟他比起來,他的大舅哥那叫一個命不好。

一樣是下鄉,一樣是讓人生下孩子,不僅孩子沒教好跟婚生子女搶這搶那,選女人的眼光也非常差,那女人除了有點漂亮之外沒有一點好的,野心大得很,天天教唆孩子搶東西。

那一家子的日子過得那叫雞飛狗跳。

說實話,當初知道有一個孩子後,他嚇得半死。

擔心因為這個女兒把家裡搞得雞飛狗跳,更怕妻離子散。

年輕時的糊塗賬他沒辦法解釋,當初就是因為有了更好的選擇才辜負鄉下對他很好的女人,所以當他在城裡娶了老婆,兒女雙全時才會遭受各種厄運。

那幾年生意上出了問題,身體遭受大病,兄弟開始反目搶了他的生意。

那個時候他差一點就活不下去了。

是秦慧在苦苦支撐,撐着搖搖欲墜的家,撐着他日益不好的身體。

可以說要是沒有秦慧,陸向誠已經死了,就算活着也是苟活於世。

現在他擁有大房子,有工廠,兒女雙全,賢惠的妻子。

這一切都歸功於秦慧。

已經死過一回的他知道這個世上只有秦慧永遠不會拋棄他,哪怕是家人是兄弟,權衡利弊後看到他沒用了都會拋棄他。

這也是後來哪怕兄弟和好,他也不願住在陸家選擇搬出來。

陸家的家財萬貫跟他沒什麼關係,父母培養的永遠都是家裡的長子長孫,跟他這個不成器的兒子沒有關係。

他也不會覬覦陸家的東西,自己闖出一條路,哪怕這條路有點小。

現在陸家依舊風光,他陸向誠並沒有沾上陸家的風光,他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因為他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家庭是他的底線,接陸不悔過來是為了彌補。

但是陸不悔在他這裡只能排在第四,讓她進陸家的戶口是秦慧的妥協。

即便都是女兒,身上都流着他身上的血,陸不悔始終比不上秦慧為他生的兒女。

這一點他永遠記得,絕對不會出現私生女把家裡攪得天翻地覆的場面。

——

「老婆我走了!」

秦慧白眼一翻:趕緊滾。

「孩子們我走了!」

陸安安陸康康:不想見你。

看到還在氣頭上不搭理的一家子,陸向誠摸摸鼻子有些心虛。

「那啥……你們好好相處,我三天後就回來,會給你們帶禮物回來。」

看到禮物都哄不好的兩孩子,陸向誠轉頭望向陸不悔,面上帶着一絲討好。

這是脾氣最好的女兒。

「不悔你想要什麼禮物,我回來給你帶。」

陸不悔看着突然關心的陸向誠,眨眨眼道:「要什麼禮物都可以嗎?那我可以要錢嗎?」

話一出口陸向誠表情一怔。

其他人表情也變得有些奇怪。

陸不悔:「我不需要禮物,爸爸要是想給我買什麼禮物,直接給我買禮物的錢就好。」

她人生中所有苦難都源於沒錢。

要是有錢,她不需要剛讀完中學就被帶去打工。

要是有錢,她繼父的腿是治好的。

她繼父年輕時長得不錯,性格更是溫和,她媽說要是繼父腿沒有出事,媒婆都恨不得把女兒嫁給他。

要是有錢,她不要離開親媽,不用離開對她很好的繼父,不用離開弟弟妹妹。

要是有錢,她媽怎麼會捨得把她送到千里之外的京市。

古人常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無錢便做推磨鬼。

有錢人掏掏錢就能讓沒錢的人去當鬼,而沒錢的人為了錢心甘情願去當鬼。

為了錢,當鬼算什麼。

「給,是我沒考慮周到,這是給你的零花錢,以後我每個星期都會給你零花錢,跟安安康康一樣。」

攥緊手裡的錢,陸不悔笑得極為燦爛。

「謝謝爸爸!」

看着陸不悔臉上燦爛至極的笑容,陸向誠莫名覺得心酸。

他沒少給陸安安陸康康零花錢,他們經常提前花完跑來跟他要錢,他基本上都給了。

給孩子花錢在他眼裡就跟吃飯這樣理所當然,兩孩子接受得也理所當然,從未露出這樣的表情。

現在只是給了一點錢,這個便宜女兒就又是道謝又是笑得眉眼彎彎。

仔細想想這個女兒從離開粵市之後一直都是情緒失落,偶爾沖他笑也是帶着客套和疏離。

這是她第一次笑得這麼真心燦爛。

到底是虧欠了她很多。

陸向誠伸手摸摸她的頭,溫聲道:「爸爸去賺錢了,等賺錢回來就給你漲零花錢。」

正好他不知道該怎麼彌補,能用錢彌補也好。

陸向誠走了,陸不悔把錢收起來,留了一點錢在手裡就出去了。

她要跟着秦慧出去買衣服,順便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

「安安康康,你門留在家裡,今天我帶……帶你們姐姐出去。」

「媽,不帶康康就算了,他不喜歡逛街,你還不帶我?為什麼?」

已經換好衣服上街買漂亮衣服的陸安安一聽,立馬不願意了。

她媽很省,從小就教她省着點,哪怕家裡不缺錢。

她現在15歲,正是愛漂亮的年紀,想穿漂亮裙子。

好不容易等到機會能出去買衣服,她一定要去。

「我不管,我就要去,敏敏她爸還沒咱爸賺得多,可她的漂亮衣服裙子比我多多了,前兩天她媽還給她買了好幾身漂亮裙子,你這幾天都沒給我買。」

「陸安安……」

警告聲響起,秦慧指着陸不悔身上的衣服。

「你自己看看人家穿什麼你穿什麼,我每個月都有給你買衣服,你身上這件衣服才穿了一次,你衣櫃里還有新的,還有你大舅媽給你的新衣服,那麼多衣服還不夠你穿嗎?要不要把商場給你搬過來?」

「那些衣服都不好看了,而且小了,我都發育了,穿不進去。」

說著陸安安望向陸不悔,指着陸不悔乾瘦的身材。

「那些衣服都還很好,她看着比我瘦小,發育不是很好,她能穿,我把衣服給她,你還能省下買衣服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