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私生女,潑天富貴到我了! 第3章_發婚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他年紀小,不懂大人以前的事兒,但是這個叫陸不悔的不留在自己家卻要跑來他家,這就是不對的。

被姐弟倆死死盯住的陸不悔看着極不歡迎她的陸家姐弟,眼神里湧上受傷。

是啊,她為什麼要跟着來陸家?

她明明有很愛她的媽媽,有對她很好很好的繼父,還有整天喊她姐姐姐姐的弟弟妹妹。

要不是因為實在沒有辦法,她怎麼會離開家來到陸家。

「說啊,說不出來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不要自己家跑去別人家搶爸爸的人是怎麼想的,你就是來破壞爸媽的感情,然後讓你媽成為這個家的女主人。」

「你媽就是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人,你是壞女人的女兒,你跟你媽都是壞女人。」

姐弟倆一人一句刺耳的聲音傳入耳中,陸不悔想到為了她吃盡苦頭的媽媽,死死瞪着兩人。

「你們說我可以,不可以說我媽。」

「我說錯了嗎?事實就是我爸媽領了結婚證,辦了喜酒,他們是國家承認的夫妻,是有證的,而你媽明知道我爸媽結婚了有孩子了,還讓你過來,這不是壞女人是什麼?」

「我媽不是壞女人,你要是再侮辱我媽……」

陸安安陸康康聽着樓上爸媽還在吵架,再看看罪魁禍首陸不悔,報復性地不想讓罪魁禍首好過。

「什麼叫侮辱?沒做過的才叫侮辱,你媽都不要臉把你送來破壞我家了,還裝什麼裝?」

「不準說我媽……」

「我讓你搶我爸爸……」

「壞女人壞女人壞女人,你媽就是壞女人。」

尖叫聲響起,客廳已經亂成一團。

——

客廳里陸不悔,陸安安,陸康康三人排排站着被訓,連頭都不敢抬。

客廳的低氣壓讓陸不悔心情跟着沉了下去。

就在剛剛突然有一股控制不住的衝動讓她忘了自己的身份對陸安安動手。

跟她爸離開的前一晚她媽反覆提醒她要好好跟陸安安陸康康相處,因為她不是婚生子,更因為她是姐姐。

離開前她自己也在反覆提醒自己:一定要留在陸家,一定要在京市上學。

這是她唯一能改變命運的機會,也是她媽的希望。

「陸安安……我就是這麼教你的?誰讓你動手的?」

心情複雜的陸不悔聽到這話表情有些微妙,被罵的第一個人竟然不是她。

跟陸不悔比起來陸安安就憋屈了。

面對開口第一句就罵她的親媽,陸安安捂着被抓疼的頭髮,哭着撲進陸向誠懷裡。

「爸爸,我不要媽媽了,我被欺負了她還罵我。」

「安安乖,你媽說得沒錯,你平時在家怎麼對弟弟都好,但是不悔是你姐姐,她吃了很多苦,住的房子跟咱們家廁所一樣的,爸爸把她接過來就是心疼她,你不能欺負她,你看把你姐姐的臉撓成什麼樣。」

「我不要爸爸了,你也欺負我……」

陸安安當即哭着躲開陸向誠的安慰,一巴掌拍掉他的手。

一旁的陸不悔看着後媽和親爸,再看看哭得好難過的陸安安,心情沉重起來。

她知道以她的身份不該這樣做,但是誰都不能說她媽的壞話。

站在她們各自的立場,誰也沒錯。

她媽沒錯,錯在陸向誠言而無信。

秦慧沒錯,錯在陸向誠隱瞞在鄉下處對象的事實。

她沒錯,要不是走投無路,她不會來陸家。

陸安安更沒錯,畢竟沒有人會接受父親的私生女。

看着頭髮亂糟糟哭得跟被拋棄的小可憐一樣的丫頭片子,陸不悔想起鄉下愛哭愛笑的妹妹。

窮歸窮,年紀也差了好多歲,更不是一個爸生的,可她們姐妹感情一直很好。

那一世她妹妹為了不讓她這麼辛苦,從初中時就開始去做暑假工。

知道她捨不得花錢買新衣服,就用暑假打工賺來的錢給她買衣服。

她妹妹還記賬,把她寄給過去的每一分錢都記住,說是等以後賺錢了就加倍還給她。

可惜啊,她們沒等到那個時候,她死在她妹妹還在上大學的時候。

偏偏她出事的時候她妹妹在關鍵時候,她讓她媽先瞞着。

這一瞞就沒有以後了。

耳邊嘹亮的哭聲讓她聯想到她妹妹,陸不悔看着陸安安哭個不停,沒忍住走過去,伸出手輕輕摸着她的頭。

「你別哭了,我跟你說對不起,剛才我不該跟你打架,應該好好跟你說的,但是我有一點要解釋,我不是來跟你搶爸爸的。」

「我有爸爸媽媽,要不是因為我家太窮,讀不起書,我是不會來京市的,我媽為了讓我上學眼睛都熬花了,我爸……就是我後爸為了供我上學拖着殘廢的腿幹活,我讀初三的學費都是我繼父賣血才湊出來的,我不能繼續拖累他們,這才跟着爸爸來京市。」

「我跟你說這些就是想告訴你我來京市是為了上學,你要是不喜歡我,我以後會盡量避免出現在你面前,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屋裡好安靜,所有人不說話了,就連陸安安都忘了哭。

住在廁所那麼大的房子!

眼睛熬花了!

拖着殘廢的腿幹活!

賣血才能上學!

陸安安打了個哭葛,紅着眼看着臉被撓花的陸不悔,那是自己的下手的成果。

所有人都說陸不悔是姐姐,可人家那麼瘦,她動手的時候打到的都是骨頭。

看着身上沒二兩肉穿得還不好的陸不悔,剎那間海浪般的愧疚將陸安安淹沒。

「嗚嗚……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

嘹亮的哭聲瞬間爆發。

陸不悔沒想到陸安安會哭得這麼厲害,本來想安慰一下的,結果哭得更狠。

她安慰不了,轉頭求助一般望向陸向誠。

陸向誠像是沒看見嚎啕大哭的陸安安,又一次對她露出愧疚自責的表情。

就連剛才死活不同意她進陸家戶口的秦慧也露出一樣心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