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私生女,潑天富貴到我了! 第9章_發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不悔,去了京市你要好好讀書,只有讀書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我知道你乖,在陸家要乖,你是突然闖入陸家的,對他們來說你就是破壞者,所以不是你的東西不要想,不該碰的東西不要碰。

不管遇到什麼事聽到什麼閑話,都不要在意,專心讀書,專心上學,等你上了大學,等你讀完書,一切都會好起來。

你要改改性子,不要跟個犟葫蘆一樣不開口,你爸是個好人,也算明事理,有什麼事一定要跟他說,他會護着你。

不悔,走了就不要回頭,不用擔心我們……

陽光照進屋裡,陸不悔睜開眼看着陌生的房間,腦子有些混沌。

陸家啊!

她已經住在陸家了。

她已經從丁點大且陰暗的瓦房住進裝修精美且明亮的房間。

床是大床,而且不用和妹妹擠在一張簡陋木板床。

房間里有衛生間,乾淨又便捷,而不是鄉下擺在房間角落的尿桶,更不是臭氣熏天糞坑上架腳踩板的旱廁。

屋裡還有自來水,隨取隨用,而不用扁擔挑着水桶去河裡挑水。

可是……這個房子僅僅是房子,住的都是陸家人。

陸不悔發了會兒呆,起身,下樓。

門一開,正好跟要下樓的陸安安對上眼。

跟她的精神飽滿相比,陸安安反倒沒精神,一看就知道沒睡好。

「早上好!」

陸不悔率先打招呼。

陸安安看着精神滿滿的陸不悔,想到昨晚的夢,敷衍地應了一聲。

她夢到陸不悔跟她搶東西,一點點搶走她爸爸,然後哄着她爸把鄉下的女人帶到京市。

就跟很多私生女一樣,要搶走這個家。

一想到陸不悔的戶口馬上要落在陸家,她隱隱覺得不安。

她是可憐陸不悔,卻怎麼也喜歡不上。

她不喜歡又不能幹什麼,爸媽不准她欺負人。

心情不好的陸安安基本上沒吃,隨便應付兩口就回房間了。

家裡人似乎是習慣了陸安安的鬧脾氣,想說些什麼,看到她直接上樓不理人,話都停住。

陸向誠想跟上去,卻被秦慧一個眼神制止。

陸不悔看着擔心的陸向誠,默默吃飯不說話。

「我吃飽了,上去看看。」

陸康康緊隨其後上樓,只剩下秦慧、陸向誠、陸不悔三人。

「我也吃飽了,上去看看。」

秦慧放下碗筷上了樓,留下父女二人。

陸不悔看到陸向誠落在樓上的眼神,也看到他眼裡的愧疚。

陸向誠從昨天到今天好幾次要跟陸安安說話,都被陸安安刻意躲過去了。

說實話她很羨慕陸安安。

只有真的寵愛着長大的孩子才敢生氣。

因為知道自己在對方心裏很重要,知道不管怎麼鬧,對方都愛自己,所以從來不需要可以討好,而是不開心了想怎麼鬧就怎麼鬧。

她就不一樣,哪怕陸向誠向著她,可他時時關注的永遠是陸安安。

安靜吃過飯,陸不悔跟着陸向誠準備去公安局上戶口。

「上完戶口我就帶你回家,跟你秦阿姨說好了,她會帶你出門買幾身衣服,你聽話點,別亂走,這邊路很複雜。」

「我不在的這些天你多跟弟弟妹妹相處,安安雖然任性一點,但是她是個好姑娘,康康年紀小,但是聽話,你身為姐姐,多包容一下他們。」

「好的爸爸!」

看着乖巧的陸不悔,陸向誠滿意地勾起嘴角。

「你媽把你教得很好,對繼父的兒子女兒都能用心照顧,爸爸希望你跟鄉下時一樣,對弟弟妹妹多些照顧和包容,只要你們三個感情好,我一定會對你們一視同仁。」

「對了,進了陸家的戶口你就是陸家人,等我忙完回來找個時間我帶你去見爺爺奶奶,順便認識一下家裡的叔叔伯伯。」

「還有學校的事情需要點時間,你中考填報的學校都不在京市,想要把你送進京市的高中沒那麼容易,不過你不用擔心,難是難了點,也不是沒有辦法。」

陸不悔聽着陸向誠說著她接下來該面對的事情,腦子裡在想別的事。

一個小時後,陸不悔跟着陸向誠走出公安局。

她就這麼簡單就上了陸家的戶口,跟秦慧還有陸安安陸康康在一張戶口本上。

「走,回家!讓你秦阿姨帶你去買衣服,她眼光好。」

車子朝着家裡走去,陸向誠看着乖乖女兒心情很好。

雖然老婆孩子到現在都給他臉色,至少沒給新女兒臉色。

想到這兒陸向誠覺得該說點什麼,促進一下家庭和諧。

「不悔,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是一家人,但是你要知道你的身份有些特殊,我跟你媽當初年輕沒分寸犯下錯誤,我回城後因為各種問題沒有對她負責,對於這件事我也不想解釋什麼,只是要跟你說一下你秦阿姨。」

「她是個好女人,跟着我一路拼過來的,安安康康剛出生那幾年,我生過大病,生意上又碰巧出了問題,什麼壞事都讓我碰上了,我那幾個兄弟靠不住,要不是你秦阿姨四處奔波,我現在估計什麼都沒了,更別說現在的大房子和工廠,就衝著這些,在家裡她永遠是女主人,我希望你好好尊重她。」

看一眼乖巧坐着的陸不悔,陸向誠當即解釋。

「我不是說你不尊重她,是想說你秦阿姨她不欠任何人,不欠我什麼,更不欠你什麼,反倒是我欠她很多,所以在我心裏你秦阿姨永遠是第一位。」

「把你帶回家是因為我虧欠了你媽,虧欠了你,所以我只能讓你秦阿姨受委屈,但是只此一次,她接受你入戶口已經是她的讓步,我不指望你像對你媽那樣尊敬她,但該有尊重你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