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那溫熱的柔軟一瞬間將男人逼得丟盔棄甲。

過往一些畫面,像是碎片一樣,在他眼前紛紛掠過,卻怎麼也拼湊不出一幅美好的畫面。

看着裴西宴神色掠過一絲不自在的僵硬,池嫣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剛才她的舉動的確也激進了。

可是她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得寸進尺』。

她忍不住放軟了聲音,試圖撞破他那封鎖的心牆,「你就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出乎池嫣的意料,他竟笑了。

「怎麼?池大小姐,你覺得今時還同往日,你僅憑一個吻,就可以輕易地馴服我,拿捏我?」

昏暗中,女人有些失落地嘆息一聲。

她就知道,一切不會如此簡單。

「那……我陪你一晚呢?」池嫣強裝鎮定的與他說。

裴西宴像聽到了什麼笑話。

他俯身,薄唇貼近她耳邊,炙熱的氣息勾纏出曖昧的繾綣,池嫣心裏莫名一抖,連帶着肩頭,都有幾分發顫。

「陪我一晚?」他一字一句,聲線玩味極了,「這麼敏感,你確定……你玩得起?」

看着原本還假裝泰然的女人一時之間如小鹿亂撞一般慌了,裴西宴心中說不上什麼感受。

「我……」池嫣剛想開口,卻被裴西宴拽住了手腕,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他低下視線,眼裡映着女人咬緊的紅唇,他覺得自己要發瘋了。

本以為自己這副模樣肯定會嚇到她,可是卻沒想到,池嫣就任憑他那麼壓着,一點掙扎都沒有。

他低低的嗤笑一聲:「這就認命了?」

池嫣聲音極輕的回應:「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的。」

此時的男人,像是被束縛在牢籠的困獸,他嗓音低啞,壓抑着瀕臨爆發的情緒:「你憑什麼認定,我不會傷害你?」

「你不會。」

裴西宴竟然被她堵得一個字都說不上來。

四年後看似偶然的久別重逢,其實是他的蓄謀已久。

他曾設想過很多種結局,卻唯一沒想到,會是這樣……奇怪的夢幻。

「池嫣,你忘了四年前,你曾跟我說過的話嗎?」

池嫣不敢忘,也不能忘。

她知道,那一次,她落在他心口的刀疤有多深,所以,她會傾其這一生,一點一點的將它治癒,撫平。

*

不知道過了多久,池嫣才從裴西宴的包廂出來。

想起那一幕幕,她身子還是虛的。

她強撐着,又往前走了幾步,忽而,她步子頓住。

透過一扇虛掩的門,池嫣聽見了另一個包廂里,正聒噪地議論個不停。

「這都多久了,怎麼還不見池嫣從那人的包廂出來?」

「要知道兩天前,有人在這裡頂撞了他一句,就被卸了胳膊和大腿!更可怕的是,我還聽說那人在玩女人方面有一些癖好,知道娛樂圈紅得發紫的大明星唐嫣嫣嗎?那是他近來的新寵,前幾天有人在醫院看到她,說下面都被玩殘了……」

「完了,池嫣該怎麼辦吶!」

「對了!小蕊,那會你說,池嫣跟裴西宴關係匪淺,那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池蕊面色為難,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給人遐想非非。

就在她見氛圍到了,剛想說點什麼造謠生事時,包廂的門被打開了。

只見池嫣面色平靜,淡然自若地走了進來。

池蕊看了一樣池嫣,十分震驚,顯然……不敢相信在那樣的情況下,她竟然能從裴西宴的包廂安然無恙地走出來?

不可能的啊!

「嫣嫣,裴西宴是不是欺負你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也不要怕,我們可以報警,可以在網絡上曝光他的惡行,我就不相信他真的可以隻手遮天!」

看着池蕊迫不及待的樣子,池嫣又想起了上一世的軌跡。

她先是聽了池蕊的慫恿,為了維護葉成風,與裴西宴爭執,後來,所有人都知道,她被裴西宴綁在了包廂。

前世她從裴西宴的包廂里逃出來後,情緒很激動,紅着眼哭了一場,再加上衣衫還有些不整,所有人都以為她被裴西宴強佔了。

池蕊像是現在一樣『關懷』她,為她打抱不平,甚至提出讓她報警,讓她在網絡上曝光裴西宴的惡行……

總之,當年這件事鬧得很大。

毀了裴西宴的名聲,也毀了她自己的。

那時,池嫣一步步落入池蕊的算計里,被她成功挑撥了自己與裴西宴的關係,也逼得她對裴西宴結下了仇恨,厭惡的一步……

再後來,才會讓被寵在手心裏長大的小公主在失去所有人的庇護之後,給了池蕊與葉成風可乘之機。

「嫣嫣?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被他嚇懵了?別怕,我們現在就報警!」

說罷,池蕊拿出了手機,正欲撥打電話之時,卻見池嫣的手,不急不緩地從她手中將手機拿走。

「我沒事。」

「可我覺得……」

「你誤會了,他人很好,也很溫柔,自始至終,他沒有做出任何越界,傷害我的事。」

池蕊一臉懵逼。

周圍所有人都懵了。

就在這時,又有一道身影急匆匆的從外頭沖了進來。

眾人一看,發現正是葉成風。

本以為凶多吉少的男人,沒想到,也沒缺胳膊少腿啊。

葉成風一臉擔憂地朝着池嫣奔去,「嫣嫣,你沒事吧?你怎麼那麼傻,為了我獨自去見裴西宴,你知不知道這樣真的很危險!」

男人虛偽的皮囊,一如既往。

前世,單純的池嫣就這樣被蒙蔽了,父母和哥哥出事後,她的精神狀態極其糟糕,葉成風無微不至的陪在她身邊,說要娶她,給她未來,給她希望。

那時的池嫣對葉成風並無愛意,可是對於一個單純又神志恍惚的人,在一重接一重的算計下,她的確沒有什麼分辨的能力了。

她答應了葉成風所謂的求婚。

可是僅僅三天後,她便看見葉成風與池蕊為了尋求刺激在她的家裡苟合。

想起這些,池嫣諷刺的扯了下唇角。

沒關係,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

上輩子的仇,這輩子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