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另一邊,池嫣看着裴西宴的車子與凱旋門相反的方向離開之後,她才長吁一口氣。

沒有片刻的時間浪費,她站在路邊,打了一個的士,急忙跟司機說道:「師傅,去山河公館。」

山河公館是京州有名的富人別墅區,池家是在池嫣念高一那年搬過來的,這些年來,池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財富的積累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然而前世,在那個闔家團圓的除夕夜,別墅莫名失火引發爆炸,父母哥哥皆是喪生火海,唯有她,僥倖活了下來。

可至今她都還不明白……失火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她到底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場悲劇的重演?

池嫣坐在車裡,渾身都在發顫。

忍着眼裡的濕潤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嫣嫣,你怎麼就回來了?不是說今晚同學聚會,不會回家的嗎?」一聽到動靜,池母蔣心眉連忙從沙發上起身,笑意盈盈的拉着池嫣的手要往廚房裡走,「聚餐吃飽了沒有?媽媽今晚特意做了你喜歡吃的餃子,給你熱着呢,去嘗嘗!」

看着熟悉的身影,聽着那一聲聲寵溺的關懷,池嫣再也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撲到母親懷裡,眼淚簌簌往下掉:「媽,我好想你……」

「你這丫頭。」蔣心眉失笑,寵溺的摸了摸池嫣的後腦勺,溫柔的說道:「你是在聚會喝多了吧?」

池嫣假裝默認了,她視線環顧四周,哽咽着問:「爸爸跟哥哥呢?」

蔣心眉微微愣了下,隨即說道:「你忘了?你哥這月初又被調到南城工作了,他這一年忙的很,從過年到現在都八個月了,也沒回來一次。」

池嫣的哥哥池淮州是一名空軍飛行員,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假期也不固定。

「至於你爸爸……」蔣心眉嘆了一口氣,說:「她跟你二叔在書房聊了半天了,連晚飯都還沒吃呢。」

池嫣的二叔正是池蕊的父親,父女倆本就一丘之貉。

可此時,他在父親的書房裡……

池嫣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急匆匆地就往樓上跑,用力推開了父親的書房。

屋子裡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父親池頌文看見池嫣後,連忙放下了手中正要簽署文件的筆。

「嫣嫣,你怎麼了?」

「爸,媽說你還沒吃飯,廚房裡熱了餃子,我想跟你一起吃點。」

「這樣啊……」池頌文是個女兒控,對自家閨女向來就是千依百順,便立馬放下手頭的事,連聲應下:「行,爸爸先陪你去吃飯。」

說罷,池頌文就要起身往外走。

這時二叔池海榮連忙起身攔住了他,神色迫切而焦灼:「大哥,我看還是先把文件簽了吧!就簽個字,不費時間的!「

池嫣瞥了一眼池海榮,只見他這會全部心思都在那份文件上,甚至都沒正眼瞧池嫣這久未謀面的侄女一眼。

池嫣當然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著急。

池海榮原本經營着一家地產公司,不過近些年財務狀況每況愈下,多虧了池頌文借給他大筆資金周轉,才讓他勉強支撐。

池海榮現在讓池頌文簽字的文件是京州今年一個大型地產項目的建設。

京州**有意打造京州一個地標性的建築。

池海榮的意思是,想讓池頌文把這個項目拿下來。

池頌文出錢,他來運營負責,從中賺點『小錢』。

「大哥,我知道你最近手頭項目多,所以咱們分工合作,我告訴你這個項目,我跟很久了,這可是連京州**都會開綠燈的項目,你拿下來,穩賺不賠……「

聽着池海榮的話,池嫣臉色沉了下來。

上輩子池嫣對父親商業上的事情並沒有過多的插手,可是至今仍記得在商場如魚得水的父親,正是因為這個項目,險些身敗名裂。

其中具體細節池嫣不大清楚,但後來正在建造的工地發生了坍塌,造成近百人死亡,池嫣父親因此被問責,而池海榮這個所謂一手掌控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卻完美脫身。

直到後來,池嫣才明白,從一開始,一切都是池海榮蓄謀已久的算計!

「大哥,我跟你說……」

「爸,我餓了,你先陪我吃飯好不好?」就在池海榮嘴巴張了張,又準備說得天花亂墜時,池嫣硬生生的地打斷了他的話。

池頌文看了一眼池海榮,歉疚地笑了聲:「二弟,這件事咱們晚點再談。」

說完,他當真跟着池嫣頭也不回地就往樓下走了。

池海榮急急忙忙跟了過去,想着等他們把飯吃完,再好好談那個項目的事,結果池嫣不停作妖。

吃完飯後,她又說胃不舒服,讓池海榮親自送她去醫院。

這池嫣啊,可真是要被寵壞了!

眼見着被壞了事,池海榮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

總之池嫣這樣來來回回一折騰,總算把池海榮那個老狐狸給折騰走了。

不過池嫣知道,道阻且長。

池海榮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嫣嫣,你身體不舒服那就早點休息。」從醫院回來,池頌文和蔣心眉站在池嫣的床邊,目光憐愛又帶着點不舍的看着靠坐在床上的人。

池嫣知道他們此刻在想什麼。

「爸媽,你們放心,這次回來我便再也不出去了,我就留在京州,陪在你們身邊。」

真的?」夫妻二人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你要留在京州?」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震驚。

畢竟前世池嫣出國留學,離開京州時,他們就白百般捨不得,可不管他們怎麼與池嫣說,也沒讓她改變決定,再說,按照前世池嫣的計劃,她畢業後並沒有留在京州的打算。

曾經她拼了命地想離開這座城市,尋求新的開始。

然而現在,她只想留在京州,與最親最愛的人在一起。

夜色已深,池嫣卻情緒激動地怎麼都睡不着。

等到翌日,天光大亮,池嫣洗漱一番下樓後,直奔餐廳而去。

「哦,對了,嫣嫣,你電話關機了嗎?小蕊剛才打電話給我,說打不通你的電話。你要不要現在給她回個電話過去?」

池嫣吃的正歡的時候,聽到蔣心眉提起池蕊,她神色一下暗了下去。

池嫣的冷漠,顯而易見。

這倒是輪到蔣心眉詫異了。

池嫣跟池蕊同年,池嫣稍長池蕊三個月,兩人不僅是堂姐妹,而且是同班同學,這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關係一直很好,可是現在……

「嫣嫣,你是不是跟小蕊鬧什麼彆扭了?」

池嫣回過神來,這會也不敢冒然的在蔣心眉面前表現出太多的反常,於是平靜地說道:「您別擔心,晚點我再聯繫她。」

吃過早飯後,池嫣打開手機,果真看到了池蕊的數十個未接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