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池嫣攥緊了手心,片刻後,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電話才響一聲,就被接通了。

「嫣嫣,你昨晚去哪了?成風真的傷得好重好重,連手筋都被挑斷了!他的右手算是徹底廢了,醫生說以後連筷子都拿不穩了!」

池嫣唇邊泛着冷意,驟然想起前世的慘狀。

她死後,葉成風拿匕首割過她的手腕,整整二十三刀!

如今連筷子都拿不起的人,以後也沒有辦法再拿刀了吧?

沒等池嫣開口,池蕊急着控訴:「裴西宴太可怕了,他就是個瘋子!這一次我們絕不能放過他!「

「不放過他?那你想怎麼做呢?」

池蕊情緒激動的沒有聽出池嫣話里細微的反常,立馬將自己與葉成風想了一整晚的計劃和盤托出,「不如召開一場記者發佈會吧?把裴西宴的所有惡行都說出來,不過現在成風受傷行動不便,肯定不能出席,想來想去,我覺得這件事還是嫣嫣你來說比較有信服力,也能把影響擴到最大化。」

池嫣家是京州豪門,是時不時會出現在各大財經版面佔據頭條的存在。

池嫣的身份足以吸引全社會的目光。

「只有把事情鬧得越大,讓更多人的關注,裴西宴才會有所忌憚。」

事實上,池蕊比任何人都清楚,像裴西宴這樣隻手遮天的人,哪裡還會有一絲一毫的忌憚?

然而,她依舊煽風點火的哄勸:「裴西宴惡名在外,因為他的存在,整個京州都被攪得天翻地覆,如果你站出來把一切說清楚,我相信會有很多正義之士站在你身邊聲援的,到時你也能為自己與池家博得一個好名聲,這是好事。 ”

池嫣倒是沒有任何猶豫,順着她的話下了,「你說的沒錯,我是應該站出來,把一切都說清楚的,但不是現在。」

「嫣嫣,我知道你一定會答應的,從小到大,你就是一個善良的人!」儘管『不是現在』,但聽到池嫣的應允,池蕊仍是很興奮,「我也絕不會袖手旁觀,我會在背後傾盡全力的協助你的!」

後來,池蕊還說了很多,池嫣都懶得聽了,「就這樣吧,我先掛電話了。」

*

「她答應了?」

病床上的葉成風,蒼白着一張臉,一雙眼底蓄滿了恨意。

就這樣廢了一隻手,他實在心有不甘。

池蕊嘆了一口氣安慰:「她雖沒說具體什麼時候站出來,但好在她是願意出面的,反正這事只要鬧大,對我們是有好處的。」

池蕊對池嫣和裴西宴的過去略知一二。

她知道,只有池嫣能輕而易舉的逼得裴西宴發瘋。

兩人若真是鬧得撕破臉,裴西宴定會整治池家一番,到時池家搖搖欲墜,便會給他們可乘之機。

想到這,池蕊笑靨如花:「成風哥哥,你有勇有謀,再加上還有我爸出謀劃策,拿下池家是遲早的事。」

在池蕊的鼓吹下,男人的狼子野心愈發的膨脹了。

葉成風不記得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對池家起了歹心。

其實葉家在京州也算是頂級豪門,可池家的一切,太讓人艷羨了。

正好加上與池蕊的一拍即合,一切顯得就那麼順理成章了。

「我已經迫不及待地等到收網的那一天了。」葉成風咬牙切齒地說著。

「放心吧,池嫣就是一個被寵壞了的,不諳世事嬌嬌女,她壓根不會管公司的事,大伯年紀已高,再過幾年怕是有心無力了,至於池嫣哥哥……好好的富二代公子哥不當,去當什麼苦逼的空軍飛行員,聽說前幾個月還在西北執行任務呢。」

池蕊對一切早就了如指掌,不屑的冷嗤一聲,「現在咱們當務之急就是讓池嫣乖乖聽話,儘快舉行記者發佈會,只要她跟裴西宴鬧翻,往後一切就好說了。」

而另一邊,池嫣回到自己的書房,翻出一個黑色的筆記本,在上面認真的寫着什麼。

經過一整晚,她已經漸漸讓自己適應了重生這事,

她努力梳理着前世的記憶。

她知道,上一輩子,她做了很多錯誤的的選擇,但這一輩子,她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等到池嫣徹底合上筆記本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她將筆記本鎖到了抽屜里,走下樓。

飯桌上,池頌文問起了池嫣近來的計劃:「嫣嫣,你現在已經畢業了,未來是怎麼打算的,你跟爸爸說說,不管你做什麼,爸爸媽媽都會支持你的。」

池嫣從小喜歡畫畫,大學主攻的也是繪畫專業,尤其擅長油畫。

雖然年紀輕輕,不過她在繪畫上的造詣極高。

十七歲那年,她便已經在那圈子裡聲名鵲起了。

只是……用的不是本名。

原因也不過是因為她習慣性的低調,不想將自己推向一個令人聚焦,議論紛紛的公眾視野之下,所以不經意間,也收斂了自己的鋒芒。

從小到大,父母一直告訴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從未逼迫過她什麼,所以上輩子的池嫣在事業上無拘無束。

上輩子畢業後,她開了一個美術工作室。

可是如今,池嫣另有想法。

「爸,不如先讓我去你公司實習一下吧?」

「什麼?」夫婦倆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你要去公司實習?」

池嫣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

「可你以前不是對金融管理這方面不感興趣的嗎?」

「您也說了那是以前,興趣愛好這東西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聽了池嫣的話,夫婦倆別提有多開心了。

「行,總之隨你的意思,只要你開心就好!」夫妻倆自始至終,都保持着一個態度。

對於父母的縱容和寵愛,池嫣聽得心裏暖暖的,也責備自己上輩子太沒心沒肺,不懂事。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

忽而間,池嫣手機又嗡嗡的震動了下。

她隨手點開一看,發現又是池蕊發來的短訊。

池蕊跟池嫣的聯繫一直很『密切』,哪怕是她出國留學這幾年,池蕊也是短訊電話一天都不間斷,所以池嫣至死都沒想到,這樣一個關係親密的好妹妹,會突然……要了她的命!

【嫣嫣,我聽到消息,今晚裴西宴又去了凱旋門?那地方真是太血腥了!】

【這樣殘暴的人,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池蕊總是樂此不疲的在她面前說著裴西宴的黑料和醜聞。

然而,這些卻沒有如同前世一樣,在池嫣心裏掀起驚濤颶浪。

想了想,她將手機塞回衣服口袋裡,「爸媽,今晚有朋友約我逛逛,我出門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