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回到瘋批被我拋棄的那一天 第8章_發婚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入夜,京州市區紅燈酒綠,到處一片旖旎繁華。

池嫣的車子在凱旋門廣場前停了下來。

這可是上輩子池嫣從不曾涉足的地方。

就在池嫣下定決心要往裡走的時候,忽而間,一輛拉風的紅色法拉利超跑從後方疾馳而來,穩穩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嗨,池嫣!」池嫣抬起視線,看見一個身着性感紅裙,長發**浪,明艷似火的女人,神采飛揚地跟她打着招呼。

「真巧啊,今天又在這碰見了!」

池嫣有些訝異,大概也是沒想到會這麼巧的碰見。

眼前的這位是她的高中同學,娛樂圈裡風頭正盛的大明星喬染。

昨天高中同學聚會上這個大明星匆匆閃現,不過因為身份特殊,她喝了一杯酒就走了。

高中那會,池嫣跟喬染的交集並不算特別的密切,畢竟池蕊時刻將她霸佔,讓她的社交圈裡只留下她這麼一個『知心妹妹』。

池嫣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微微笑了下,「你也是來這裡玩的嗎?」

「玩?」喬染若有所思的咀嚼着這個詞,「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說來你也不信,我就是在前邊那個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時候看見你車,就跟了一路過來,想跟你打個招呼的。」

喬染目不轉睛地盯着跟前的女人。

心想,怎麼會有長得這麼漂亮,這麼純的人?

單單看一眼,就讓她一個女人都對她湧上一陣保護欲。

「我怕你一個人進去有什麼危險,走啦,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也沒等池嫣回應,喬染便將車停好,走到了池嫣身邊。

池嫣招架不住喬染的熱情,也感受到了她的好意,便跟着她一起進去了。

凱旋門,是專門供有錢人玩樂的地方,卻不是那種普通消遣,吃喝玩樂的娛樂會所。

這是一座血腥的無限制格鬥場。

也是最殘酷,最暴力的生死場。

對於登上格鬥擂台的人,只有兩種結果。

要麼活,要麼要死不活。

因為無限制的格鬥場只有一個規則,那就是只能允許最終的勝者站着走下台來。

有人在這裡傷了殘了,甚至有人永遠醒不來了。

可這樣血腥的比賽仍是吸引了全世界的格鬥愛好者趨之若鶩來觀賽。

而格鬥場上的選手,成為了他們的賭注。

用喬染帶有偏見的話說,來這玩的人有錢又變態。

「你怎麼會想到到這種地方來玩?」喬染眉頭輕挑,頗有興緻的問道。

「我來找人的。」池嫣如實說。

「找誰?」

「裴西宴。」

「……」

喬染瞪大了眼,瞬間噤聲,這腳下也有些走不動了。

「你……沒有聽過裴西宴在凱旋門的傳說嗎?」沒等池嫣開口,喬染又壓低着聲音池嫣耳邊說:「聽說,裴西宴十四歲時就在這出場掙錢了,他曾經在那個擂台上創造了九十九場不敗的神話。」

「他今晚是來這了嗎?他是想第一百次登場?可是依照他如今的實力也沒必要啊……」

登上格鬥擂台的人,都是為了天價賞金拚命的。

可如今的裴西宴,早已經是掌控這座城市經濟命脈的男人,也不至於再為了這些錢拚命了。

聽起喬染說這些,池嫣有些痛苦地閉上了眼。

她忍不住又想起了當年,少年總是蒼白着臉,渾身上下都是傷的樣子。

有些人,想要活命,似乎總要染着鮮血,踩着白骨往上爬……

*

晚上八點,能容納萬人的格鬥場已經座無虛席了。

池嫣沒有想到自己仍是來晚了。

聽說裴西宴準備第一百次站上那個格鬥擂台。

池嫣跟凱旋門裡的侍者打探了消息,知道裴西宴現在正在後台休息,十分鐘後,他將會上場。

池嫣下意識地朝着後台跑去。

「等等!」喬染看着不顧一切的池嫣,有些被嚇到,「你不要命了?」

池嫣一時半會也來不及與喬染解釋什麼,只是勉強車扯着唇角說了聲『沒事』,便匆匆離開了。

喬染原本是想跟上去的,可是池嫣跑的太快了,一個轉角後,便已經不見她蹤影。

穿過一道光線幽暗的長廊,池嫣竟然暢通無阻的到了後台的休息室。

這一切順利的,讓她自己都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

池嫣深吸一口氣,放緩了腳步。

對面休息室的大門是虛掩着的,透過那扇縫隙,池嫣隱約看見一道身影,背對她而站。

男人穿着筆挺的襯衫和西褲,勾勒着他頎長有力的身材,寬肩窄腰大長腿的比例極其完美。

白色襯衫料子有些薄,貼着他線條分明的肌肉。

池嫣站在門口,看得有些呆了。

只見他抬起手,正一顆又一顆地解着襯衫的紐扣,應該是為等會登上格鬥擂台做換裝的準備。

就在裴西宴解下最後一顆襯衫紐扣時,他似是感應到了什麼,猛地回過頭看去。

女人如同小鹿亂撞的眼神,就那麼直勾勾地落入了男人深邃漆黑,染着冷意的眸中。

池嫣又愣了幾秒,才回過神來。

裴西宴看着她朝自己一步步走來。

這些年來,對他避之不及的人多不勝數,想要接近他的人,也不乏少數。

他能一眼看穿他們想要接近的目,可他卻唯獨猜不透她。

她問:「你今晚為什麼要登上那個格鬥擂台?」

裴西宴輕眯着眼,從她身上打量而過,片刻後,也只是不疾不徐地說了句:「無聊,想找點樂子玩玩。」

池嫣眉頭輕皺了下,那雙眼水盈盈的看着他,放軟了聲音,在他耳邊問道:「能不能不要去?」

沒等他回答, 她幾乎是脫口而出地說道:「我不想看到你受傷。」

裴西宴眼底映着她的模樣,可那雙眼太深太沉,叫池嫣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可怎麼辦呢,我今晚就想找點樂子玩玩。」

眼見着裴西宴執意堅持自己的想法,掠過她,要往外走去,池嫣情急之下,抓住了他的手。

「好玩的東西有很多,今晚只要你願意,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玩一點新鮮好玩的東西。」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跟我說,要一起玩一點新鮮好玩的東西?」裴西宴眼底散發的危險愈發的濃烈,然而他唇邊卻勾出一抹很淺的弧度:「那讓我想想,哪種姿勢會比較新鮮好玩,嗯?」

「……」

成年人之間的曖昧,不用明說,便能感知。

池嫣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很高,將她完全籠在他的陰影之下。

他胸前的襯衫扣子已經全部解開了,露出大片結實有力的胸膛。

儘管他是一副面無波瀾的眼色,可是池嫣看到他的心口,起伏的劇烈。

面對他給的壓迫,池嫣說心裏不緊張,倒是假的。

可是……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如今的一切又有何懼呢?

她咬着紅唇垂下眼,隨即有幾分豁出去的意思,低着聲音喃喃自語:「那你輕點好不好,我怕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