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回到瘋批被我拋棄的那一天 第9章_發婚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你輕點好不好?

我怕疼。

裴西宴的心口在那一瞬,忽而悶得窒息。

他一直以為她是被灃水沃土嬌養着的玫瑰,應該長在那向陽之地,迎着光綻放,可一次又一次,她卻如那堅韌的雜草一般,在那寸土不生的貧瘠黑暗之地肆意生長。

他低低地嗤了一聲,「池嫣,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不管你是真心亦或者是假意,招惹上我……你就沒有後路可言了,知道嗎?」

「我知道。」

前世,自從八歲那年與他染上交集,後來十餘年,直到她死的那天,她都沒有再擺脫過他。

池嫣就那麼仰着頭,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慢慢的,她一點一點的看到了他向來冷戾眼神里,勾出細微的一抹鬆動。

可偏偏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被敲響。

裴西宴的特助秦森站在門口,瞄了一眼屋內不大對勁的情況,連忙低下了頭。

「裴總,晚上八點,那場格鬥比賽……」

「取消。」

「取消?」秦森心裏一開始自是疑惑的,可是轉瞬之間,又十分瞭然了。

跟在裴西宴身邊這麼多年,他怎麼會不清楚,自家老闆因為她身邊的這位池小姐,一次又一次的破例呢?

「我知道了,裴總,後續的事情我會去處理好的。」

裴西宴這輕飄飄的一句取消,背後可有一大堆爛攤子要收拾。

畢竟今晚有上萬人來觀看這場比賽。

秦森很快就離開了。

池嫣正準備鬆一口氣的時候,忽而,他俯身逼近。

池嫣步子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背脊撞到了那扇半開着的門,只聽見砰的一聲響,那扇休息室的門給關上了。

男人眼底猩紅,看她的眼神像是盯着一隻唾手可得獵物:「現在……是不是該陪我好好玩玩了?」

分明十分寬敞的空間卻給池嫣一種逼仄的感覺。

救命!

她好像有些喘不過氣來。

池嫣紅唇張了張,那誘人的色彩就像是一朵引人採擷的玫瑰,男人喉結輕輕的滾動,倒真是被她逼得有幾分垂涎欲滴的感覺。

然而,看着眼前的女人,眼裡慌張的閃躲,他又忍不住多想 。

他嗤笑一聲,「我實在不懂你的意思,主動勾我,等我上鉤了,又一副我好似洪水猛獸的神情。」

「我……」

池嫣欲言又止。

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她對於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心裏是有恐懼的。

上輩子,她與他之間在這些事上有過很多不愉快的記憶。

雖然,沒有做到突破界限的那一步,但實際上……也沒多大區別了。

某些畫面在池嫣腦子裡一一閃過,像是電影畫面一樣高清。

裴西宴眼睜睜的看着跟前女人的神色變化,只見她一張臉蛋如被火燒一樣的發紅髮燙,緊接着,她那雙眼裡,好像因為某種委屈而盈滿了淚水……

看到她要掉眼淚的樣子,裴西宴心尖猛地一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撕扯。

「你能不能答應我兩件事?」

她突然提起了要求。

見他沉默,池嫣完全當他就是默認了,便小心翼翼地在他面前說道:「第一,不準綁我,蒙我眼,關小黑屋。第二……溫柔點,哦,對了,還有第三條。」

她說:「時間不能太長。」

她的話似乎沒頭沒尾,可是每一個字他都聽明白了。

「呵!」

他一聲冷笑,忽而間,猛地抬起手,抓起她的手腕,將她壓在牆上。

池嫣看着他要發瘋的樣子,其實心尖都在發顫,她不知道他為何突然就這樣了,直到……聽到他沉着臉一字一句的逼問:「你有過別的男人?」

「什麼?」

「以前有男人在床上綁你,蒙你眼,把你關小黑屋?還有他不溫柔,時間太長?」裴西宴每說一個字覺得自己牙都要咬碎,「池嫣,你別逼我。」

他握着她手腕的力度,一點一點的加大,池嫣以前也是個怕疼的人,可這會意識到他真生氣了,連疼痛都感知不到了。

「不是,我沒有,只是那個人……」池嫣一下語無倫次。

如果她說,那個男人就是上輩子的他,他一定會以為她腦子壞掉了吧?

因為她腦子壞了,所以最近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做着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

就在池嫣興心虛掙扎的那一刻,裴西宴卻突然鬆開了對她的禁錮。

事實上,他要是再不鬆手,她的手腕骨都會被他捏碎。

池嫣肌膚白皙,吹彈可破,此時腕上留下的那道紅痕,便格外的刺眼。

裴西宴視線倏然暗了下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手腕。

池嫣被他盯着,只覺得背脊一涼。

她想,今晚該不會真的不能站着從這間休息室走出去了吧?

「那個人到底是誰?」

如果池嫣沒聽錯的話,她從裴西宴的言辭中,聽到了滿滿的醋意。

池嫣一想到他在自己醋自己,原本繃緊的唇角,也不禁淺淺地勾了起來。

「你乖一點,聽話一點好不好?」此時,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馴獸師一樣,耐心十足:「你乖一點,聽話一點,我就告訴你啊。」

裴西宴:「……」

她在玩弄他。

池嫣,一而再再而三,你就真的不怕嗎?

忽而,男人那修長的手撫摸過女人精緻的臉部輪廓,最後那隻手緩緩地落在她的脖頸之上。

池嫣感覺到他冰冷的指尖,就如刀刃一樣,架在她的脖子上。

偏偏這個時候,她一雙明亮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好不好?」

裴西宴輕輕地閉了下眼,自嘲地笑了聲,忽而,他鬆了手,背對着她而站,將那解開了的襯衫紐扣一顆又一顆的扣上。

「以後這種地方不要再來。」他漠然地說。

「你要是不來的話,我肯定也不會來。」

他沒再開口了。

穿好衣服後,便往外走去。

池嫣一路小跑着跟上了他。

可是沒走幾步,他的手下便將她攔下,隔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他的身邊總是潛藏着危機的。

池嫣看着他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自己的視野里,心裏雖然有些空落,但也在慶幸。

好在今晚沒有白來。

起碼他沒有站上那個格鬥擂台,沒有再受那些傷……

*

自從在凱旋門見了那一面後,接下來的半個月,池嫣都沒有再與裴西宴碰面。

她有條不紊地生活,工作。

得知池嫣去自家公司上班後,池蕊父女倆竟有些慌不擇亂的感覺,兩人輪番轟炸來勸阻,打着為池嫣好的幌子,讓她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說什麼公司上班又累又有壓力之類的……

然而這些早就撼動不了池嫣分毫。

她知道自己最終想要的是什麼。

周五傍晚,從公司下班後,池嫣收到了喬染的微信。

自從上次在凱旋門見過一面後,兩人就把聯繫方式加上了。

【池嫣同學,晚上出來玩玩嗎?】

對於喬染的邀約,池嫣並沒多少意外。

在池嫣的記憶里,喬染一直是個性格開朗直爽的女孩子,雖然脾氣有幾分火爆,但為人正義也真誠。

是一個適合當朋友的人。

池嫣沒多想,便答應了。

很快,喬染髮來一個地址。

是京州一家非常有名的餐廳。

池嫣趕到那時,原本應該是用餐的高峰期,可是她進去一看,卻發現很不對勁。

偌大奢華的餐廳里,竟然空無一人。

大堂經理一臉歉意地朝她說道:「抱歉,小姐,今天餐廳被包場了。」

吃個飯還要包場?

就在池嫣納悶之時,剛到不久的喬染出現了。

「出門忘記看黃曆,踩了一腳的狗屎。」

「怎麼回事?」

喬染今天在這裡碰見了死對頭,一臉不爽:「包這餐廳的人,是唐嫣嫣。」

唐嫣嫣?

今年娛樂圈勢頭最猛,如同坐火箭躥升的那個女明星?

「不就是抱了金主爸爸的大腿嗎?這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喬染剛想跟池嫣吐槽什麼,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表情有些古怪,有幾分欲言又止的說道:「聽說……金主爸爸姓裴。」